爱 的 感 悟 爱的流行色 老式情歌 心心相印 另类 爱的记忆

情人节  情人故事  爱的众生相

爱的感悟 爱的流行色 老式情歌 心心相印 另类 爱的记忆

从童年开始爱你

  作者:student
  故事最初发生于一座北方的小城。
小城有北方所惯有的冬春两季飞沙走石的狂风,也有一条常常冰封的小河,还有许多不甘寂寞的少年。
  雷、华和颖是小学同学。
  和那个时代大多数男孩子一样,雷因营养不足而身材瘦小,脸色苍白。但有一件事情使他显得与众不同,即当别的孩子还在弹玻璃球、拍洋片的时候,雷已经开始读《红楼梦》了。或许是由于当时的文化产品过于匮乏,雷几乎是不加选择的读所有他能找到的书---包括爱情。
  多年以后当雷回想起少年时这段经历,他不知道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读书并没有使他成为一个文人,相反,他很快放弃了文学。书籍只是促使了他心理上的早熟和性 格中的某些多愁善感。尽管当时,许多同龄人羡慕或者说崇拜他的博学多才,但是后来雷才发现,他文字上表达能力的发达伴随着语言交流的笨拙。颖的家和雷只隔一条巷子。
  颖出身于那种没落贵族式的家庭,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让雷很受吸引。后来回想起来,可能就是俗称“淑女”的那种(尽管小学时说什么气质仿佛过于早了,但我们的主人公感情的发育远远超过了他的生理发育)。颖小提琴拉的极棒,是那所学校乐队的头号。雷也因此甚是崇拜。他们放学时常是一起回家,雷总是让颖走在前边,他喜欢 看颖的小辫子一晃一晃。后来华也转学过来,他们三个成了好朋友。
  在成人眼中看来,小孩子的成长总是很快,但是他们自己当时可能反而觉得非常漫长。不管怎么说,几年之后,他们上了初中。颖这时已经长的亭亭玉立,身材高挑,而雷才开始迅猛的拔高,初二一年,他从1米5拔到了1米66。只有华,还是象个小姑娘。在当时全校诸多漂亮的女孩子之中,颖不算是最拔尖的,虽然雷并不这么认为。时代已经发展到了80年代末,但在中学里,男孩子如果和女孩稍微多接触一点,还是很快会被斥为早恋,再加上与生俱来的腼腆,雷和颖的来往渐渐少了。何况,对他来说有一个最不利的因素就是,他和颖已经不在一个班上,他失去了许多名正言顺的理由。颖所在的一班人称“艺术班”,校乐队大多数成员都在里边,很是引人注目。雷和华的二班则要默默无闻的多。
  日子一天天过去,雷和颖的关系一天比一天陌生。
  中考临近,大家开始报志愿。雷想,颖成绩那么好,一定要读高中然后考大学---于
是他报了当地的重点高中。华也是。可是成绩下来,颖竟然上了千里外的一所中专。知
道这个消息,雷好一段日子垂头丧气。
  三个好朋友分手了,不过放假的时候还是常常聚在一起。就象歌中唱的那样,流水 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就在那多愁善感的青春。时光流逝,雷、华和颖慢慢成长着,一转眼都成了大孩子。雷长的瘦瘦高高,有点象《射雕英雄传》里的杨康。而颖也越来越有气质。雷每隔半年才能见到颖,寒假或是暑假她回家的时候。每次雷都很激动,也很惘然,因为关于颖,他所不了解的东西是越来越多了。这时候华也出脱得一天比一天漂亮,同学都羡慕因此也取笑雷,说他和两个漂亮姑娘那么熟却一个也没弄到手,是暴殄天物。
  被取笑的次数多了,雷也开始着急,他希望能发现颖的某些暗示,颖却总是对他淡淡的,弄的雷心里一点底也没有。华和颖都是女孩子,在一起的机会多,雷就常向华打听颖的事。于是,慢慢华知道了雷对颖的感情。其实颖也知道,但她总是不置可否。
  三年后,雷和华考上了同一所大学,也离开了家乡。颖还差一年毕业。
  雷和颖常通信,信里的内容无非是问候与彼此情况的介绍,雷很不满意。他经常写
一些擦边的话来朦朦胧胧的表示那个意思,颖的回信却好象是没见到。大一下学期,雷
终于忍不住在信里挑明了,让他失望的是,颖的回信仍然是不置可否,只是邀请他到她
所在的城市去看她。雷去了。
  一个初春的下午,少有的好天气,风不大,阳光慵慵懒懒的,一切好象都带点不真
实的味道。雷和华对面坐在一家麦当劳里,空气里弥漫着汉堡淡淡的香气和童安格的歌
声---其实你不懂我的心。雷最欣赏的一首歌。尤其是那句---怕自己不能负担对你的深
情,所以不敢靠你太近---据说这首歌还有一个很美也很忧伤的故事,不知道颖听过没有。
雷暗暗想。
颖说话了。

“最近还好吗?”
“马马乎乎。上学呗。”
“成绩呢?”
“反正过得去。不过这学期奖学金是没戏了。”
“你没以前用功了。”
“咳,大学那用高中那样。”
“她知道你来吗?”
雷知道她说的是华。他犹豫了一阵,不知该不该说实话。后来还是坦白了。
“知道。”
“是你告诉她的?”
“恩。”
“她为什么不一块来呢?”
“她说她有事。”雷心想,再说,你也没叫她来呀。
颖有一分钟没说话。雷心里有点发慌。该不是得罪她了吧?阳光从侧面投射到颖的身上,光影浓浓淡淡,颖垂在耳边的几缕头发好象成了金色。雷发了一阵呆。
好在很快颖又谈起了别的事。
“过一阵子我说不定要去你们哪儿玩呢。”
“好啊,我当导游。”
“就是不知道五一放假有多长。”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人又聊起了小时侯的旧事。雷心里有点急,他想问颖他写的那封信她看了没有,她的意思是怎么样,可又鼓不起勇气。最主要的是,他怕自己是自做多情。颖仍然不提那封信。
  雷最后想,算了算了,还是下次再说吧,反正还有机会。但是还是有点惆怅。
  快到上火车的时候了,两人一起去车站。火车快开的时候,颖在车窗下说:“以后有时间再来吧。”
  雷看见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闪着盈盈的笑意,好象还有一种期待的神情。雷心里怦然一动,不过也没怎么细想,火车就开了。
  回到学校,见到华,雷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原来是集体行动,现在好象是把华 抛开了。不过华倒没怎么,也没打听他去颖哪儿的事,对他还是象从前一样的好。好多同学都以为华是雷女朋友,雷分辩也分辩不过来。华却很大方。她是很活泼的那种女孩,学校里朋友很多,虽然对雷格外好,雷也只以为是因为从前的友谊,从没往别处想。从那以后,雷给颖的信中总有些超越友谊的话,颖照旧好象是没见到。
  雷开始是失望,后来就变成了沮丧。他也想过再去颖那里一趟,亲口问问颖,却总也鼓不起勇气。因为,从小时侯起,他在颖面前总是很紧张。他怕自己的词不达意把事情搞砸了。
  就这样过了一年。雷的心里越来越凉。
  大二上学期,雷在一次大醉之后,吻了在一边照顾他的华。
  第二天,他写信给颖,说,他和华开始恋爱了。
  颖没有回信。
  雷不知道她是生气,还是不在乎。反正两人的通信从此中断了。不过华和颖的关系一直没断,虽然她们的信里是只字不提雷的。而雷和颖在一起的时候,仿佛有默契般,大家也都不提颖。
  华对雷特别好,而且由于是学校里有名的美女,让雷很有面子。其实促使雷和华在一起的最关键因素是那一次他酒醉吻了华之后,她流着泪说的那句话:“你知道吗?我从童年就开始爱你了。”对雷来说接下来的事是顺理成章的。不过雷有时候想想也好笑, 这一辈子就交代在这两个从小就认识的女孩手里了。况且《红楼梦》中贾宝玉神游太虚幻境的时候听过一首曲子----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雷和华毕业的时候,颖已经工作了好几年,在离他们家乡不远的一座城市。雷知道她的地址,虽然想去看看她,又没有什么正当的理由,也就算了。他怕华多心。有一次出差路过颖那里,他想,去看看她吧,反正要结婚了,去看看也没什么。听说她生活的还可以,只是还没男朋友。
  颖变得成熟多了,不折不扣的白领丽人。对雷的到来她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惊奇或者说惊喜,整个会面的气氛轻松而随意,一如多年以前。只是一次老朋友的拜访吧,雷有点淡淡的辛酸。他发现,不论在什么时候,他还是一样的欣赏颖。但是,过去的都过去了,毕竟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雷因此也很放松。
  雷要走了,仍然是颖送他到车站。路很远,雷说,打车吧。颖微笑着说,不,我想走走。雷耸耸肩。其实,他又何尝不想多和颖说会话。走到一半,有个街心花园,颖说,坐下歇会儿吧,反正不忙。
  公园里有棵梨树,正是花时,满树花绽放的很热闹。两人在树下沉默的坐了半晌,
雷觉得气氛有点尴尬,正想说点什么,颖突然开口了。不过,她的声音好象很紧张的样
子。
  “那年,我叫你有空再去我哪儿玩,你为什么没去?”
  雷没想到她会提起了旧事,一时间竟没反应过来。后来想了想,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我哪儿敢啊,怕你介绍你男朋友给我呢。”雷故作轻松的说。
  颖转过头去,眼睛盯着一朵旋转而下的白花,说出一句令雷至今刻骨铭心的话。
  “其实,我那时下定了决心,只要你再次到我面前,我会答应你的。”
  雷的震惊是显而易见的,他一时说不出话来。心底那熟悉的旋律又回荡起来:怕自己不能负担对你的深情,所以不敢靠你太近---
  颖仍然自顾自在说:“其实,我是从小就喜欢你的,你是那么优秀而努力。不知道你记得不记得,有一次老师罚我练琴到十点,你一直陪我,最后送我回家,我就已经喜欢你了。后来,中考的时候,我以为你成绩那么好,一定会考中专的,又不敢问你,就报了中专。没想到你报的是高中。成绩知道了之后我还哭了一场呢。”雷讷讷的说:“那我那封信---”
  颖微笑:“我接到你那封信,心里高兴极了,但我奇怪你为什么见了我不提。”雷不禁苦笑,一切都是阴错阳差,如果当初自己不是那么没有勇气,而她不是那么矜持,也许今天一切都会不同了吧----
  “其实你不懂我的心。”颖最后说。她调皮的笑了笑,神情象个小女孩。但雷分明发现她的笑容背后藏着淡淡的忧郁。
  一阵狂风刮过,满树花簌簌落下,颖按住飘飞的衣裙,抬起头望着雷,眼睛里有些东西亮亮的。那一瞬间,雷只觉得一生中所有的白色全部在眼前坠落,铺天盖地,触目惊心。

  华知道了这件事。是雷告诉她的。但是华接下来做的事雷却没料到。她辞了职,到深圳去了。没告诉雷,甚至没留下一句话。
  雷开始很是不知所措,他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但是颖----他突然想到,这是否意味着他可以实现小时候的梦想了呢?
于是雷就和颖在一起。
  颖对雷同样很好。或许是经过了这一番波折,他们都很珍惜彼此。只是,雷总觉得一切好象变了,他不知是为什么。张爱玲在《倾城之恋》里说,这世上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雷同意。而且,他惦念着华。可能是自己骨头贱,失去的才是最好的,雷自嘲的想。
  他们并不是常吵架,但雷总觉得和颖之间越来越不和谐。有一次颖幽幽的对他说,
  或许是因为,他爱上的只是梦中的她,而不是现实中的她。雷无言以对。
  终于有一天,雷给颖留下一封信,也到深圳去了。信中说,你说的对,我爱上的只是梦中的你,而不是真实的你。你已经走出了我的生命,而她,还在我的生命里。颖读到雷这封信是在他走两天之后。颖的反应之平静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其实你不懂我的心?颖对自己笑了笑。这世间本就许许多多的错误和错过,最关键的是,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颖慢慢将信撕碎了。
  但是颖的反应如何雷已经无从知晓。他在深圳找到工作后,便开始四处找华。这花费了他一年的时间。
  雷找到华,确切的说发现华的经过颇具戏剧性。一个清晨,雷急匆匆冲出公寓,向停车场狂奔,一头撞在了一个女孩身上,就在他窘迫地连声道歉之时,抬起头却发现华满是笑意的眼睛。他的动作定格在空中,脑海中不知为什么突然想起一句似乎非常不恰当的话:历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的确,那种沧桑过后的熟稔与亲切,是可能使人暂时将爱情和亲情、友情混淆的。
  接下来自然有许多话要说,但雷还是去上班了。
  下班后他们进行了一次长谈。
  华没什么变化,身上并没有孤身闯荡的艰难生活所留下的痕迹,依旧是言笑晏晏,
楚楚动人。谈话中雷得知华也是最近才知道他来了这里并且一直在找她,于是特地来见
他。

“不过我早就知道你会来的。”华说。
雷奇怪她为什么这么有信心。
“因为你是个俗人。有点浪漫,但是浪漫程度不够,并不足以支持你的行动。不让你追求你的梦是不行的,但你自己会发现你自己的真正目标。”华笑盈盈的说。
雷想想也是。使他纳闷的是为什么他还不如她了解自己。
“那你就别跑这么远啊。找也不好找。”
“我是给你充分的时间和空间考虑。”
“那你没另寻新欢吧?别让我两头空啊。真有的话我就重新跟你上演一百零一次求婚。”雷开玩笑的说。
“你说呢?”华颇为狡猾的一笑。

  一年之后,他们结了婚。婚礼当天远在北方的颖发来封E-mail给华,里面说: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我们所犯的错误应该都能原谅吧---Congratulations。雷奇怪她怎么知道华的E-mail信箱,这让他怀疑华和颖一直都有联系,而他不过是戏里的一个丑角。华却不承认,只说她也是最近才和颖联系上。雷不信,不过并没有深究。有什么关系呢,重要的是,他已经拥有了what he really wants。
  深圳没有家乡那种铺天盖地的狂风,这让雷一直都不习惯。他常常想起北方那个在狂风中,落花下,衣裙纷飞的女孩,想起那个他喜欢了半生,却在得到时轻易放弃的人。她的幸福不是自己能给予的,或许给她幸福的人还没出现,或许,他象自己当初一样不敢表白。谁知道呢。
  夜色渐深。深圳。这流动着灯影车光的城市。雷轻轻叹口气,拉上窗帘,回过身来。
  华已经睡熟了。雷吻一下她的额角,心里说:“晚安,我的爱。”

平淡造就了天长地久

  真爱有时像一朵握不住的云。没有拥有它的人,以满腔热情等待着真爱的到来,而拥有了它的人,虽然身,在其中却不识其真面目。其实,什么才是真爱?这个问题有许多人问过,却迟迟没有回答。
  我认识的一对老夫妇,曾笑吉他们是封建婚姻的幸运儿。当年,他们凭着——张照片的“见面”,依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定下了婚事,可以说他们在结合之前毫无感情可言,可他们就这样生活了下去,他们相互关怀,相互扶持,携手走过了—段段苦难的岁月。如今,走在黄昏的路上,他们的爱是那么平淡,平淡得没有一点儿故事,可他们的爱又,是那么地执著而坦荡,从一个动作,——个眼神都流露出一份相知的默契。没有人会怀疑这对老夫妇的爱情,因为这样的爱虽然平淡,却恰恰是真爱。而我的好友与她的丈夫,经过八年的爱情长跑,终于结合在一起、然而恋爱了太久,该说的能说的早说完了,在婚后,恋爱中仅存的一点儿浪漫也在锅碗瓢盆中消逝殆尽,他们开始觉得难以忍受,两人似乎没有了共同语言,常常为一些琐事吵架.,他们都埋怨婚后的生活犹如嚼蜡,枯燥而乏味,与他们婚前想象的截然不同,他们想要的浪漫已荡然无存,他们说,这不是爱情,所以他们准备离婚了。
  于是我想,爱若归依于一种平淡,反而能够天长地久,生活中没有了花前月下,没有了甜言蜜语,却在油盐酱醋中调出了另—种浪漫,这种浪漫至今人感动,因为它出自于心中,而并不是表面的。如果认为只有玫瑰花的日子才算有爱,结婚只是追求恋爱时的浪漫,想将这种浪漫维持一辈子,那我说,就算—了吧,还是放手吧,因为这样的追求会成为一种负担,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而这种变了质的爱是不会长久的。只追求浪漫的爱情不是真爱。
  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人不屑于家庭的平淡,想去轰轰烈烈—回,并称这是寻找真爱。但终有一天,他们会恍然明白,真爱其实就来源于这份平淡,真爱其实早就在身边!

恋爱的程序

  谁都知道朱绕才华出众,容貌非凡,可是不知怎么,自从来到这里,她的运气非常不佳。无论是住房学习,还是其他方面的种种问题,她都觉得非常非常的不顺心。
  这天,天闷热得很,放了学她没回家,竟信步来到了离住处不远的公园里。
  “还是写封信给芳罢。”她想。于是找出了纸笔。
  “可是该写什么呢?向她述说我的不幸?……可这正是她一直等待着,希望发生的事呢。”
  她想了一会儿,觉得没有一个人是可以以诚相待的。——这正是她的痛苦所在呢!
  一种突如其来的郁悒充塞了她的脑,她的心,使她开始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地面。……这时,她感到了一种近在咫尺的,有意减轻了的脚步声。她转过身体发现是一个男子。她有些吃惊。见他一声不吭地在她身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就更是紧张得有点透不过气来。
  “他一定是看出了点什么,才决定坐到这里来的罢。”她想。
  “你是从日本来的吗?”那男子问话时的神态十分自如,但那种严谨的绅士风度,多数像是英格兰人。
  “不,是从香港。”她的情绪还没有完全转过来。
  “是写小说的,画画的,还是唱歌的?”
   刚听他这么说,那原是乱乱的、正不知驰骋在何处的思绪便猛地恢复了原状。她知道自己遇上了对手。
  “您看得不错,我几样都会。”她的英语显得很流利。
  “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朱绕。”
  “查理。” 应该握一下手,可是她没来得及主动地伸出右手。
  “去过帝后公园吗?”
  “没有,我刚来这儿不久。”
  “一起去那边瞧瞧可以吗?我想那里会凉爽些。”
   她没有推辞,起身背起了自已的包。
  她不知道他怎么那么轻易地便减少了初次见面时所常会有的种种程序。总之,还不够十分钟,他们走在一起时,已宛如一对恋人。
  她任他挽着自己的腰,觉得并没有什么地方应该回答说“不”字的。走在林荫道上,她挨着他的肩,觉得听着他俯向她时所说出的一切简直是一种享受。时间就那么过去了。
  她有过不少恋爱经历,可是没想到这一次竞这么地新鲜,富有诗意。
  到了帝后公园,他们在草地上坐了下来。 当天色渐暗时,她应允了他那小小的要求,唱了一段故乡的歌。
  “太好了!”
  “谢谢。”
  他支起了躺在草地上的身体, 吻了下她那挨近他的胳膊。
  “你真美丽。”
  “谢谢。”
   在风声里,他们说话的声音显得那么的轻。
  “爱是木会有重复的,”她忽然想,“每一次都会有它不同的形式和内容哩。”
  她真希望能永远和他在一起,希望这段时间永远也不会过去。
  可是不知为什么,当夜幕真正降临时:她有些心慌起来。
  “别拒绝我,亲爱的,做我的未婚妻罢。”他似乎看出了她急于离去的情绪。
  “不。”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用这么坚定、这么无情的字眼。
  也许习惯了?也许是她已拒绝过多人?——可这又不像是一时失误。这答复竟又似势必的。
  他有些吃惊。
  “为什么?那我能知道你的地址吗?”
  “不,……”
  她从草地上站起来。她自己也不知为什么刚入正题,一切竟直线下降了,而且跌退 得这么快。要是他能在听到这冷冷的答覆后仍有所坚持,有所请求,也许她会改变自己的答词罢?可是他是认真的,他并不是什么情场老将,直到事后她才意识到这一点。他随着站了起来,吻了一下她的发,便不再碰她,朝着与她住处相反的方向急急地走去。一切都那么简单,明了。
  站在暗处,看着他远去的消失在街心的背影,她才意识到那个“不”字对他的伤害有多么深。
  “不论表面如何,真正动情的还是我呢。”她感到泪水从嗓子眼里涌了上来。可是一切已无法补救了,她太清楚这一点了。
  那一夜,她一点没睡。她发觉自已是一个连自己都无法理解的人。为什么她喜欢他。而竟要说“不”呢?这太可怕了。直到她想出明天仍能去那原处等他, 或许他也还会再来时,她那七上八下的心才逐渐平静下来。
  第二天,第三天,直至第四天, 接着是周末,她都没去学校。这是她平时连想都没有想过的事。公园里,因为没有了他,一切似乎都改换了面目。
  “这长凳确实是昨天我们曾一起坐过的长凳呀2”第一次见到那长凳时她这么想。
  “哦,他还在那里!忠忠实实地依然在那里!这长凳前天的黄昏我们曾一起坐过哩。” 日子在她的记忆中一天一天地重叠上去。
  这天,秋风把该落的叶子都吹了下来。她穿着毛衣还感到透骨地冷。一进公园,看见那凳子上覆着落叶,还没有人来坐过,便有一种不可言喻的喜悦。她又按照上一次遇见他时的姿势坐了下来。
  “要是再到夏季,我定要带着相机来这儿留一张像的,要穿上那条遇见他时穿着的长裙。……都已过去两个月了……我究竟准备在这儿待多久呢?…… 直到他来……”她若有所失地自语着。
  这段时间,她常自问自答着类似的话。可是不知怎么,从分手后的第一天起,她就有预感他是不会再来了。当然,如果她能天天来这儿,或许他们仍有可能见面。……反过来说;只要还能遇见他,她是每天都会来这儿的。
  想着想着,她抽出一本书,什么都不想看地看了起来。 一种绝然不同于上一回的脚步临近了她。
  “早安。” 没等她扭头,那人已向她打了招呼。
  “早安。”她感谢有人打破了这死一般的沉寂。
  “你刚来不久吗?”那人第二句便改掉了英语,用广州话问。
  “不,已差不多三个月了。”
  这时她才发现面前站着的男子无论是体型还是举止都和她极其相称,是一个地道的香港人,真是再合适不过的成婚对象了。可是她仍焕发不出那份应有的热情,完全是出于应付地回答着他 的回话。
  显然那人对她有好感,到分手 时,鉴于上次的经验,她留了地址。
  他们的交往出乎意外地频繁起来。她像是正有着一个极大的欠缺,需要马上能有所填补似的。
  没出一周,一次去海边观潮, 她很自然地和他交换了颈上的项链。第二天,他们便去了礼品店选婚讯通知卡。坐在车里时,已拟定了去教堂的日子。一切都是一种重大失落后的及时填补,她愈来愈感到了这一点,并且也开始满足于这一点。
  “那只是一段序曲罢。”想起查理时,她总是这么说。
  “因为正剧毕竟是在后面的,我想。……只有这样才合乎常情。”
  可是生活的程序真的就是这么前后分明,有条不紊吗?
  婚宴那天,当朱绕发现拿着一杯红酒,从大厅的那一头急急地向她这边挤来,像是想要说些什么贺词的男子正是她左等右等的查理时,她立即晕眩过去。当她重新恢复了知觉后,她才明白,爱的篇章竟然常是本末倒置,错离无序的!

永远是多远?


  永远到底有多远?它只有从紫霞的剑到至尊宝的喉咙那0.01公分,当周星驰的谎言说完,剑已落地,0.01公分成为了永远没法跨越的距离,紫霞爱的距离。
  永远到底有多远?它是从上海飞往北京的飞机。飞机带他实现愿望,又把他从上千英尺抛下来,林徽因将一片飞机的残骸挂在床前,以此完成自己的怀念,志摩用这种方式,与自己心爱的女子团圆。
  永远到底有多远?它是女孩不停的等待,等待他来抱着自己,亲口说出“我爱你”。可事实上,爱情的真相往往千疮百孔。做了半年的女朋友,他使用的密码从来都是他10年前初恋女孩的生日。
  每个人都在等,白居易早说了:天长地久有时尽。可天下还有那么多的傻瓜在执着的迷信他们会找到那个例外。这年头,想中个500万的大奖大概都比找个海枯石烂陪着你的人容易。
  看周国平的《妞妞-一个父亲的札记》,是准备好要哭的,没想到,让人流泪的,不是那个可怜的女孩。倒是两夫妻的对话了。
“能这样死就好了”她叹息,问我:“有一天我们会这样拉着手死去吗?”
  “我们拉着手好好活。”
  “我只是在想象中体验一下。真爱你,没想到我会这样。”
  “我也没想到。”
  “你还说我喜新厌旧吗?”
  “恋爱那会儿,我真想过,没准哪天你就把我给甩了。”
  “没准我们能庆祝金婚。”
  “能吗?你都快四十了,我们结婚才一年半。”
  “我们从恋爱算起,已经九年了。”
  “呦,真的,都九年了,过的真快。”
  “我们谁也甩不了谁。有时候,两个人一起过日子,始终是两个人。有时候,两个人就生长在一起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没法再分开。”
  这是两夫妻最普通的情话,周国平没有遗漏他和妻子的日常对话,很真实的再现了他们。恋爱九年后还能说出这样的话,也真够动人了。
  直到看了后记,周国平用最平静的语气写道“我和雨儿分手了。”
  也许因着青春,也许正在经历着爱情,我没法从刚刚的羡慕和向往中抽身,不禁潸然,周国平也当真残忍,他又一次打击了我对婚姻的信心,也许诺言根本就是件易碎品。
  所以,别再傻的去找什么永远,茱丽叶已经搬进二十二层的塔楼,世界上已经早没有罗密欧。



版权所有 face21cn 文讯发展事业部

 www.face21cn.com 科技、文化、人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