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  情人故事  爱的众生相

爱的感悟 爱的流行色 老式情歌 心心相印 另类 爱的记忆

敲三下,我爱你

  这个故事是兰妮告诉我的。
  "你认识胡吗?"她问我。
  "是的,去年冬天,我和她吃过饭,印象中,是个很温柔,很灵秀,很有才华的女人。"
  "喜欢她吗?"
  "是的。"
  "那么,你应该知道她的故事。"
  胡是个年轻的女作家,刚从大学毕业没多久,擅长写新诗和小品,文笔流畅生动,笔底充满了感情。从她的文笔看,她该是个细腻而多情的女孩。
  胡尚未结婚,和父母定居南部。在一次台北的文艺聚会上中,她认识了住在台北的周。
  周不是作家,而是某报的记者,能写,能谈,能欣赏,而且会画一手好的写意画。他的才气和风采立即吸引了年轻的胡,但是,周已经使君有妇。
  人类太多"相见恨晚"的故事,但是,相知却永不会"恨晚"。胡和周由相识而相知,由相知而相爱,这之间是一条漫长而坎坷的路。我相信他们这条路走得非常艰苦,必定充满了矛盾、挣扎、痛楚、压力和犯罪感。台湾的社会,说新不新,说旧不旧。一方面有非常耸人听闻的新潮人物,另一方面,也有极端的保守派。胡和周就在这夹缝中生存。周是书香门第,妻子也是出自名门,而且已有一儿一女。无论在道义上,责任上,都不允许他有外遇,更遑论离婚再婚。因而,他们只有抑制着这份感情,不容许它泛滥开来。他们经常在宴会上,或人群中相遇。四目相对,灵犀一点,千言万语,却常苦于无法倾诉。于是,有一次,当他们有机会单独相处时,周说:"那只有三个字;三个从有历史,有人类,就会互相诉说的三个字;我爱你。我不能时时刻刻亲口说我爱你,但是,让我们之间有点默契吧。如果我打电话给你,铃声响三下就挂断,那是我在说'我爱你',若是向你眨三下眼睛,弹三下手指,喷三口烟……都是在说'我爱你。'"
  多么浪漫的表达方式!
  然后,有好长的一段时间,他们生活在"三下"里。敲三下,我爱你。看三下,我爱你。铃响三下,我爱你。吹三下口哨,我爱你。叹三口长长的气,我--爱--你。
  这种爱情,有它的凄凉,有它的美丽,有它的诗意,有它的残忍,有它的狂欢,有它的痛苦。不论怎样,周和胡就这样"两情默默"的度着日子。胡为了忠于这段"不为人知"的爱,竟摒退了所有的追求者,一直与小姑独处。
  逐渐的,两人的知己朋友,都知道了这段情。而他们在无数的刻骨相思之后,越来越觉得彼此间的爱,已浓得再化不开。于是,周开始和妻子摊牌,开始和父母商量,开始为两人的未来而奋斗--这是另一条艰苦的路,几乎是残酷而血淋淋的。周为了胡而奋战,胡为了周而受唾骂,最后,周总算获得了妻子离婚的同意。
  去年七月某日,胡和周约好在台北某餐厅共进午餐,胡乘飞机北上。那天,她心情极好,因为这么多年的暗恋,终于有了拨云见日的一天。终于可以公开约会了!谁知,这顿午餐,周却没有出席,而且,他永远不会出席了。
  周就在那天早晨,因撞车而丧生。
  就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人走了,消失了。
  胡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活着,那些日子,她生不如死,对于周围所有的事和物,都视而不见。心碎的滋味,只有心碎的人才知道。那些日子,她没有思想,没有感觉,没有意识,活着只为了活着,痛楚的底层,是再也没有爱了,再也没有希望了。"死亡"推毁了一切,爱情、梦想和希望。
  然后,在周死后的第七夜,周的诸多好友们,都聚在一起,为周开追悼会。胡也参加了这追悼会,她彷徨无据,心碎神伤。眼前都是旧相识,可是,谁再对她敲三下?拍三下?看三下?吹三声口哨?叹三口长气……
  那夜,台北全市灯火辉煌。
  但是,那夜,在周的追悼会上,一间大大的客厅,却忽然灯火全熄。
  灯灭了,一片黑暗。大家在惊愕中,灯又自己亮了。然后,再灭,再亮,再灭,再亮。一连灭了三次!
  胡几乎是脱口狂呼了!
  闪三下,我爱你!
  他来过了!他见到她了!他说过了!闪三下,我爱你!闪三下。我爱你!他表达了他的意思,他带来了他的关怀、热情与安慰。
  死亡,不是终点。胡又活过来了,又能面对生活了,又开始写作了。死亡,也不能阻止爱情!
  这是个爱的故事!
  我听完了,说不出的感动,说不出的心酸,也就不出的激荡。爱,如能超越生死,多么伟大的事!但愿死而有灵,相爱的人永不被死亡分手。那么,天长地久有时尽,此"爱"绵绵无绝期!这不也是一种"美"吗?提起笔来,我情不自禁地写下了几行字:
  不能同死,但能同在!
  不能相聚,但能相爱!
  不能今生今世,
  但能无阻无碍! 给胡。给周。为了他们的爱。


家乡的味道

  终是因了远嫁在异乡的客观原因,不能回家过年了。外婆却早早的托跑运输的表弟带来了她亲手蒸的糍粑、年糕和自己喂养的鸭子,而鸭子还已是杀好的成品,足足9斤重。表弟说:“奶清早5:30就起床杀鸭,奶说这样才鲜哟”。不过5小时的高速路程,拿过了手,却好似是拿来了外婆的思念和呵护,沉甸甸地揪心。表弟又言:“奶说了,能回去就回去过年了,家里的年还是比城里热闹着哩,正月初六就耍龙灯了”。一句话却尽涨了我的思家情节,不由已眼圈就红了。霎时间外婆疼爱的目光在这一刻琢穿时空,琢穿地域差距,包容了我一向喜好远走高飞淡化归家的草莽性情.
  我是知道的,外婆的白发已如招揽的无形手,已摘录了我思家的念想,如夏天里的粉蝶三三两两游梭于心,一丝丝一缕缕,丝毫不肯落空。多想,用孝心用饰,用思念做梳,回家再帮外婆梳个髻,让外婆漂亮如若干年前着嫁衣的羞新娘。
  家门墙边,那两颗桂花树已树大浓荫,开花时,花香虬着秋风,十里飘逸。每年秋季,外婆总是要费上两三天的功天,摘下桂花晾干收起。一到过年,桂花和着白糖作馅再做成糍粑,刚蒸上锅,那味道就已飘香老远。记得那儿时,随父母从部队回乡里过年,未至村口却已大老远的闻到了外婆蒸煮的糍粑香味。
  乡下的年是比城市热闹的。一进腊月,各家各户就开始忙碌起来了,你约我喊忙于扫尘。要是刚巧有大太阳的,就更热闹起来了。一大清早里,家家户户已忙开了,一边洗涤被子和窗帘,一边涮洗窗台和门面。一时间里,水井边摆放的尽是各家各户的家常器皿,几家妇人洗完被面后,通常是需两人相互帮忙扭干的,于是那时谁的力气大,谁就最受欢喜了。常是各人各拧一边角头,扳向相反方向,嘻嘻哈哈的合作中,邻里间的情谊相平赠了。
  而年,也常是在邻里间开开心心的互助扫尘里,无声无息地来了。 薄阳的冬日。各家的庭院里、阳台上,那晾晒而起,花色各异的被褥或窗帘嬉姿着五彩缤纷又随风飘飘扬扬,好似那联合国大楼前那旗帜鲜明的各国国旗。
  腊月二十三,一过完小年,家里即热闹非凡起来了,因为外公写的一手好字,十里八乡的乡亲,都爱让外公写上一副好对联。外公是乐意帮忙的,所以也乐意自备好墨条,无偿代写。就这样着,外公年年都得一直忙碌到大年三十下午才得空了。那时家家户户的邻人总是早早送来了红纸,而外婆总不忘在一旁协助外公帮忙着磨墨。
  这样的情景或许就是那史书里所谓的“举案齐眉、红袖添香”的佳偶写照吧。 儿时,我是淘气的。不时在外公身旁动手动脑,不是沾染了墨迹,便是弄脏了别人家的对联,所以外公总是要多备些红纸,用以补充别人家的。记忆里一向可亲的外公,也只有那时冲我大声的。可眼泪一落,外公又会从中山装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两毛钱让我去买糖吃,以平息我那不讲理的眼泪。那几天家里的地板上,桌子上,凡是能平放的台面上都有着外公写好的红对联等着晾干。一旦晾干了,即有人来取了。纯朴而巴交的农人,哏着旱烟,总是一手接过外公写好的对联,一边用满是老茧的大手紧握着外公的手感谢道“他大叔,可真是谢了,谢了,呵呵”。也正因为外公、外婆的乐意助人,所以一年四季里总有农人不时送来一些自家种的瓜果蔬菜。
  后来工作了离家了,嫁了他乡的汉子,归家的日子最来最少了。可外公每年仍是忘了,仍是要多买上几张红纸备用。外婆每问他做啥多买了,外公不经意里总要答“玉儿说不定又要弄坏了别人家的对联了呀”外婆便是接过话说外公“老涂了,玉儿都嫁人了,那么大了,啥会呢”。外公才似乎恍然大悟般明白了。
  其实我是知道的,外公不是老糊涂了,只是因为疼爱。因为最疼我,所以在他心里我仍旧是小孩子,仍旧是他心里爱淘气的小孙闺女,哪怕我已是到了为人母的年龄了。
  人籁止息,已是吹灯就寝时刻了。外婆亲手做的清香甜味的桂花糍粑,却仍沉淀于记忆,萌芽于心,我知道这是家乡的味道。[作者:林璇]
  


爱情的味道

  作者:「星星点点」
  朋友说,你在火车站肯定哭了,因为你送的是要离你千里的爱人,因为你的性格。
  在电话的这一端我轻轻地笑了,这一次我没有哭,亲爱的。因为我第一次懂得了真实的爱情在生活中的味道,在结婚五年后,在离别的这一天。
  一早起来,我便听见了炸红薯片的声音,那是昨晚我俩准备用来做夜宵的,因为心神不定,因为即将的离别,我们谁都没有动。
  而这一道菜是爱人在无意之中发明的。
  悄悄披衣起来,我看见他一手拿着筷子,正楞楞地站在窗边,窗外,又是绵绵细雨。
  爱人说,你昨晚睡的好香,我想叫你起来陪我聊聊,可怎么也叫不醒你。
  他的轻轻敲一下我的头,将一片炸薯片送到我嘴里,含笑的眼神中全是深深的不舍。
  一个月前,爱人不远千里,坐了三天火车赶来陪我过年,他说,怕我一个人在外面过年,会受不了。
  那一次,在他到达汉口以后,因为没有任何消息,我一夜都在恍惚中,也就是那一天,在他自己到达广州,又自做主张坐了一班我从未坐过的车到达我所在的城市,气呼呼地打来电话让我去接他的时候,我还在心里又气又恨地说,怎么臭脾气还不改,还是那样毛毛躁躁 ?
  那一天,虽然是离别了3个月,虽然我们明白,彼此都在深爱,但我还是有点浅浅的头疼,因为在我以为离别可以让一个人改变很多……
  一个月眨眼间就飞逝而去,渐渐地我已经习惯了一回去就有他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因为他的存在充实而又温暖,我们两个人一起做饭,一起说些零七碎脑的事情,一起规划未来,一起因为他生气而生气。我只有锅碗一桌一床和一部电脑的房间居然也感觉满满当当的,我不再像几个月以前,常常因为寂寞因为心事无人诉说而哭泣。有的时候,我还可以耍赖,他叫我陪他去散步去喝双皮奶,我就赖在床上不动。无论前方是多么渺茫,因为两个人在,因为我们相爱,它便充实而又充满希望。
  而这一切是日日在家中相对,因为彼此的忽略与太过熟悉所无法感受的。
  离别的时间一点点接近,我开始为他收拾行装,他则不停地找事做,从洗手间出来以后,居然满脸都是水,我奇怪地说,你怎么洗完脸不擦呀?他抬手轻轻擦了一下说,是汗,我紧张!
  “你紧张什么呀,又不是第一次出远门!”我忍不住指着他大笑起来。
  “我不知道咱们下次是隔多久才能相见,更担心你一个人在这里,还有我们的家……”
  眼泪一点点涌上我的眼睛,虽然他不是一个富丈夫,也不是一个成熟的可以包容一切可以将我们的一切都揽在肩上的男人,但我知道,有此,我们是真的富足。
  在细雨中他揽着我去买面包等食品,他高大而挺拔的身躯是那样的充满活力,他明净的眼睛里全是我们彼此的笑意,他紧紧拉着我的手。在选面包时我们又开始争执,我想给他把最好吃的买上一大堆,而他只挑了几个尖堆几个咸面包和老婆饼,他说我是男人怎样吃都可以,省些钱,你一个人在这不高兴或者馋的时候就多买些……,随后,他拉起我就走,不让我再进任何一家店门。
  他是在为我们还不富足的开始节约着……
  有雨和着我的泪水悄然流下……
  我将给他煮的花生一遍遍烘烤,为了能让他多吃几天,我将煮好的鸡蛋放在最安全的地方,让他们不至于挤碎……   出门的时候,他一遍遍回首,他拉着我的手,不一会,又是一头汗水。
  这是一个以自己的脾气在深爱和牵挂至深的男人的唯一表达方式。
  这是三月,有雨在飘。
  拥挤的火车站里每一寸空气都被塞的满满当当,在人群中他又显出急燥的脾气,我轻轻瞪他一眼,他笑着说,你又生气了,别以为我看不见,和你认识五年了,从你脑后神经传达的信息我就知道你高不高兴……
  站台上,一对年轻的恋人紧紧相拥着不愿意分开,爱人放好行李笑着从车上下来,我伸手擦去他脸上的汗水,嘱咐他一路小心……
  挥手的瞬间,他的汗水顺着手掌流到我的嘴角,咸咸的,那是爱情的味道,实实在在……
  写到这里,我的面前又全是他明净的笑容和强拉着我的手的倔强。爱情,对于两个走过浪漫的人来说,那就是相爱的生活中的所有细节。   

遥远的北美洲,我的故事

  在寒冷的北美洲,当漫天飞雪,一片银白的时候,我正躲在温暖的大房子里看着落地窗外令人陶醉的雪景。这是一间豪华的北美住宅,二层楼,有车库和地下室,有前庭和后院。我的室友是一个很帅的白人小伙子,正在攻读Ph.D.,而我在读我的M.Sc.,在这所大房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我有我的Living Room,而他有他的Living Room.都很大,在50平方左右。但他总是在我的Living Room看电视和我聊天。经常,我们会一直聊到半夜一两点钟。他经常逗得我捧腹大笑。有时发表一些评论,象关于美国总统大选等等。
  他的吉他弹得棒极了。有一次,他演奏回来,我很遗憾因为有课不能去看,他就说给我开个人音乐会。从半夜12点开始,他一直弹唱,大部分是他自己做的曲,也有特别流行的吉他曲,一直到1点半。优美浪漫的旋律在夜空中回荡,我沉醉在音乐的世界里。看着他迷人的深绿色的眼睛,听着他不时即兴发挥的歌词,有时还把我编到歌词里,我微笑,我沉迷,不知今昔何昔。
  他很喜欢我,因为我的聪慧和快乐。我也非常喜欢他。他三个月前和女朋友分了手,而我是一个人在这里。但是没有人相信,我们就象十八世纪的清教徒一样,克守着清规戒律。
  只有一次,他不能自己地拥抱我,他灼热的唇吻着我的发,我的脸颊,我的睫毛,掠过我的唇。他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我可以感觉到他的热望,他的冲动。我听见他痛苦的低语:“Oh, No! what can I do with you? what can I do with you!”因为他知道,我在国内有男朋友!
  后来,他开玩笑地说,如果我告诉我的朋友,我竟然对一个象杂志上一样漂亮的女孩说:“NO”,他们一定不会相信的。我知道他是如此的尊重我,就象他说的:“I could do nothing with you, maybe if only things could be different."我因此非常非常地感激他。
  我们是精神上的朋友,而我是他的红颜知己。文章来源:网易报道


青梅竹马:一首老歌,一个故事

作者:莫己若
  是谁和谁的心,刻在树上的痕迹,
  是谁和谁的名,留在墙上未曾洗去,
  虽然分手的季节在变,虽然离别的理由在变,
  但那些青梅竹马的爱情,不曾忘记;
  是谁给谁的信,藏在深锁的抽屉,
  是谁和谁的身影,留在泛黄的照片里,
  虽然情侣的誓言在变,虽然说谎的方式在变,
  但那些魂萦梦系的秘密,不曾忘记;
  当我们唱着一些无聊的歌曲,
  谈着爱与不爱的问题,
  幻想是林黛玉爱着贾宝玉,
  或是牛郎织女约在七夕;
  而那些作过的梦,唱过的歌,爱过的人,
  那些我们天真的以为永远不会结束的事,
  而作过的梦,唱过的歌,爱过的人,
  留在浪漫岁月不能再续。      
  不久前一个周末的下午,我漫不经心地在音像店闲逛,在一个碟架的最下面一排,欣喜地发现了这张落满灰尘的CD--周治平《岁月的歌精选》,里面就收集有这首歌--《青梅竹马》。仅仅三分钟后,它就成为我的囊中之物。 
   
  爱听周治平,爱听《青梅竹马》,始自我上大学的第一天,始自我的一位同学,他叫周黎平。 
  我们的认识很特别。 
   
  经过一个郁闷的无聊假期和苦苦的漫长等待,我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来开始我的大学生涯。第一天报到集中,校长给我们训话后,就一人发了一套极不合身的军服,辅导员告诉我们,军训从今天就正式开始。 
  还真说开始就开始了。中午休息了一阵,下午我们就顶着炎炎烈日开始了训练。教官是几个四川娃娃武警,有一个战士的年龄只怕比我们还要小,可到底是当兵的,人家全不把酷热当回事,嘴巴里还嚷着一些听不懂的口令。我们这一群学生兵就惨了,汗流浃背不说,还得要纹丝不动地练跨立、正步。结果,当场就有几位“林黛玉”支持不住,晕倒在训练场上! 
  劳累了一下午,该去吃饭了。既然是军训,吃饭当然也要象当兵的那样站着吃。在食堂,一个班一张大圆桌,上面用洗脸的盆盛着满满的菜、馒头和米饭,饿极了的我们象一群狼一般扑了上去,真香啊! 
   
  说起来也是我运气不佳,分到我们班上的几个全是大块头,就数我最斯文,论吃饭,我甘拜下风。眼睁睁地看着桌上的菜就要被他们几个风卷残云,几口囵光了,我也懒得跟他们去抢。这时,桌对面一个人把他身边的一盆菜端起来,默默地放在我的面前,是一盆炒肉丝。我从碗里抬起头来,看见了一个清秀英俊的少年,一双剑眉,大大的眼睛,高高的个头,脸庞消瘦。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对我笑了笑,那意思是:吃吧,我也对他笑了,表示感谢。就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一个会意的微笑,使我们成了最要好的朋友。他就是周黎平,跟我一样的年龄,同系不同班。四年大学,我们有三年是住在同一间寝室里。 
   
  黎平来自一个小乡镇,我记得他父亲好象是在一家种子收购站工作,在那时,家庭环境还算过得去的,因此,他就有了经济条件做自己最感兴趣的事情--听歌。黎平和我一样,挚爱音乐,爱听歌,但他比我熟悉的歌要多得多。在那个消费和娱乐接近苍白的岁月,对于我这个穷学生来讲,每天晚上在寝室里,躺在床上,和黎平一起听歌是我们读书时唯一不花钱的消遣,也是最惬意、最无上的享受,尽管听的是一台很破旧的收放机,甚至还带着磁带转动时发出的“吱、吱”杂音。 
   
  黎平最爱的歌手是周治平,这不仅是因为他俩的名字很接近,还因为周治平有一首歌叫《青梅竹马》,这首歌是他的最爱。黎平告诉我,他自己就有一段青梅竹马的感情。他和那个女孩从穿开裆裤一直到高中毕业,关系都很好,但是,他们俩都属于那种性格理智内向、善于隐藏情感的人。因此,直到高中毕业,尽管双方都有意,尽管象歌中唱的那样,他们也曾经一起在树上刻下自己的名字,但谁也没有去捅破这层窗纸,生怕赤裸裸地表白会被对方拒绝,再也无法挽救。现在,他到了这个城市求学,女孩去了武汉读书,互相经常写信,但也只是平常的问候和寒暄。黎平说,他爱听《青梅竹马》,他坚信自己和这个台湾歌手前世是兄弟,血脉相连,因为他们有心灵感应,不然周治平怎么会将他的心思写得这样丝丝入扣,怎么会唱得这样瑟瑟动情,怎么会让他每次听到都想落泪呢? 
   
  这以后,黎平经常给我讲他和那女孩的故事,讲他们在一起度过的那些美好的日子。有一段时间,我们每天都在寝室里讨论自己喜爱的女孩,相互袒露自己的心事,分享彼此的快乐和痛楚。直到夜深,耳边传来室友们香甜的鼾声。他给我看了他和那女孩的合影,她虽不漂亮,但有着一幅清纯、文静的模样,楚楚动人地站在他身旁,而他则是一脸憨憨而开心的笑,显得手足无措。 
   
  过了第一个寒假返校后,在我的极力怂恿和鼓动之下,黎平给那女孩寄出了第一封表白信,然后,我陪着他一起度过了两个忐忑不安的星期。 
   
  终于有一天,当黎平拿着一封信笑吟吟地站在了我的面前时,没等他开口,我就知道,他10 多年的苦心等待终于得到了满意的回音,他青梅竹马的纯真爱情终于绽出了绚丽的花蕾。那信我也看了,纸上的泪迹清晰可见,想象得到,女孩写信的时候是多么激动和喜悦!看着流满泪的信纸,看着头一次笑得这么甜蜜的黎平,我也真切地感到了幸福。当晚,为了庆祝他的求爱成功并表示对我的感谢,黎平请我在校园的小酒馆里吃饭。两个平日沾酒就脸红的人却喝完了整整一斤的白酒,半夜归去时,醉醺醺的我们相互搀扶,迎着明朗的月光、微凉的晚风,大声地唱着《青梅竹马》。回到寝室,我却看到,他也是满脸的泪痕了。
 
  渐渐的,我也爱上了《青梅竹马》,爱上了周治平,不仅爱他空灵柔滑的嗓音,更爱着他歌中那份真挚和朴实的情感,它不张扬,也不放肆,就象醇酒,日久弥香,回味无穷…… 

  就这样过去了三度春秋,转眼到了大四,我和黎平分在了不同的寝室,而且功课都比较忙,还要联系分配和准备毕业论文,更主要的是我自己也开始傻傻的爱着一个女孩了。所以,我们的接触慢慢的变少,在一起听歌、谈天说地的时间更是寥寥无几。只是从偶尔的交谈里我知道,他和那女孩仍然深深爱着。 
   
  毕业时,他送我一张照片留作纪念,我一直珍藏着。照片是在一次春游的时候照的,上面的黎平英姿飒爽地站在一座吊桥的桥墩上,一只手拉着铁环,另一只手里,紧握着一束盛开的野花,一如紧握着他纯真的爱情,笑得那么甜蜜,那么灿烂。 
  毕业后,我留在这个城市里工作,黎平则去了武汉,去找他青梅竹马的爱人。他写信告诉我,他找到一家工厂上班,效益并不怎么好,可生活虽然拮据点,两个人在一起却非常快乐,他们很快就要结婚了。 
   
  以后,各忙各的,我们的联系更是少的可怜。现在,他于我已是音信全无。那些做过的梦,唱过的歌,爱过的人,似乎都已经离我们远去。 
   
  我很想再见见黎平,我也想念他那份烂漫的爱情。我想,少年的梦想早已经给了他追逐的勇气,现实的锻造也一定会让他坚强而不屈。就算再怎么困苦艰辛,再怎么沧桑变幻,现在的他,一定还是那样的快乐和幸福,一定还是那样迷恋着《青梅竹马》凄美婉转的倾诉,也一定也和我一样追忆着往昔的苦涩和酸甜。 
  愿黎平和他的恋人一切都好! 


太太的道理

  我诚挚地告诉太太:我快30岁了,已经比较懂事了,我决不会乱花钱,尤其不会买棒棒糖或打游戏机。然后我恳切地请求太太:请发给我10钱吧,好让那只空钱包蓬荜生辉。
  太太温存地教导我说:真正的男子汉,会为10元小钱在别人面前哀求吗?难道这不是一种乞丐行为吗?同样作为男人的美国总统、英国首相,他们会关心钱包里是否有10元钱吗?
  我就羞红了脸。我局促地搓着手说:但是,我还是希望得到10元钱,因为我需要一条劣质香烟。
  太大又谆谆教诲:吸烟有害健康——这是举世公认的真理,连烟厂都不忌讳。难道我会违心地给你10元钱购买疾病吗? 我敢怒不敢言。我恶狠狠地瞪着书橱说当我在路上遇见一位可敬的上司,难道我不该给他献上一支劣质香烟吗?
  太太更加妩媚地笑了:这么说,我就更个该给你10元钱。因为,任何一位上司吸过你的劣质香烟,都会在心中留下你那劣质印象于前途不利。
  我忿忿地说:非也,我的每—位上司都熟知我的底细。他们常常取笑我说:小失啊,你总是骗我们的红塔山抽,却从不见你回赠一支,哪怕—支劣质香烟!难道你太太连10元救济款都不能按月发放吗?
  太太摆摆手,那时你该反问他们:难道你们抽的高档香烟钱——都是太太按月发放的私款? 我跳起来;难道我敢这么问么?
  太太:难道你就不能继续与他们分享公款消费吗? 我哑门无言。太太又说:在我们家庭巳初步实现共产主义。你衣食无忧,亦无需亲自洗衣、做饭,每大上好班,读好书、写好文章、当好白领、做个“小资”——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天塌下来,有我顶着,何乐而不为呢?毛主席诗曰:牢骚太盛防肠断……
  我嘀咕:毛主席是伟人的革命家。
  太太:你想革命?试试。
  我再也无法忍受:我就是要革命!
  太太拍案而起,横眉冷对我,手指: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更非喊口号———你的手段呢?拿出来。
  我暴跳如雷:快给我10块钱吧!
  太太凛然指向门外:我不喜欢噪音。
  我扭头冲出门去,丢下一句话:我、会、回、来、的!
  太太紧接一句:蒋介石也曾说要反攻大陆的。------合肥 张小失〈扬子晚报〉


纸本时代的情书

  前不久,在一档话说情爱的电视节目里,主持人间一对恋人是如何“搞掂”的。女孩说,煲电话粥。她将永远珍藏的,是用来见证爱情的一沓厚厚的IC磁卡。另一对是泡吧泡出来的恋人,关于爱情的证物,男孩说很遗憾没能把那些网上聊天的情话存盘。

  “难道你们之间没有互相收到过情书?”面对主持人的这一问,电视里的一对笑了:那是上一个世纪搞掂爱情的土办法了。

  另一个频道正在播出连续剧《人间四月天》,演绎的就是上一个世纪的经典爱情故事。徐志摩在苦苦追求美眉陆小曼时,写过200封情书,后来辑成一部书,叫<<爱眉小札>>,我找来原书的影印本看了,细数过,有10万5刊百个汉字。是用毛笔一笔一画写在打着红竖格宣纸上的。

  我们和纸本的情书时代久违了,想起来几十年前千般情爱用亲手磨出的浓墨、蘸满雪白的羊毫,不厌其繁地用工楷来行草写在素生笺上,搞掂的爱情一定很瓷实。我还看过郁达夫先生追求王映霞而写的情书,字里行间无不缠绵。

  著名作家沈从文1929年应胡适先生之邀,到一所公办学校教授中文。沈先生邂近并爱上美丽的英文系女生张兆和,遂展开了情书攻势。张兆和却频频让沈先生碰钉子。沈从文寄出的情书,竞至每天一封,有时一天几封,张兆和被缠得难以忍受,终于抱着一大包沉甸甸的情书告到校长胡适那里大。

  胡适听完张兆和的抱怨,笑道:“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是你嫁给他!”张兆和果然嫁给了沈从文。

  也有例外,国外有位著名的作家邂逅—位美丽的姑娘,接着,作家也像沈先生那样;展开情书攻势,每天一封。那姑娘家住乡村,邮差每天跋山涉水,跑几十里地给姑娘送信,风雨无阻。

  冬去春来,当姑娘接到作家的第一百封情书,那爱情终于有了结果--姑娘嫁给了邮差。


我的爱人

            作者·凤·       选自《曲舍的网》

    跟他相识是在北京的一家饭店……
  我是做计算机软件的,而他是厨师。他从不为他的工作低于我而对我有所自卑……这让我很快乐。
  他曾于一位四川妹同居4个月。这是他在我们开始之前跟我说起的……

  7月13日,他吻了我,那么轻轻柔柔的。。。。。。

  他说他不是好人,但我已经将心悄悄的系在了他身上……
  而我并无感觉。 7月16日,奶奶病危,在出发前,我意识到将跟他分别,突然的心痛让我清楚的知道我已经将他放在了我心里最深处……
  7月末,我终于又回到了北京。隔着玻璃窗遥遥的看到他跟我招手,眼泪就这么一下子冲到眼里,我甚至连行李都没有搬出车,就泣不成声奔向他,他没变,但是却让我觉得消瘦和苍白。我知道我义无反顾的爱上了他……
  我们幸福的朝夕相处了4个月,为他茶不思饭不想的日子好像离我很远,因为我以为我们根本就不会分开……
  11月6日,他的生日,在我计划了半个月之后,他的生日终于来临了。为了他的生日,我将我要离开北京的消息隐瞒了他,我知道我对他一定很重要。我知道他不想我离开,所以我要他过他这一生最难忘的生日……
  礼物准备了,亲手做的礼物让他爱不释手。蛋糕准备了,那上面我亲自写上了“我亲爱的武,生日快乐,永远快乐!”。他看着字,他知道那是我写的,拥着我,泪水从他的脸颊滑落到我眼中……
  他说从未有人对他这么好,他愿意为我付出一切……我从不相信誓言,但是我相信他,只因为我爱他……
  那一夜,我放开了女孩子所有的矜持,将自己交给他,我要他记住我记住这一夜,就像我记住他记住这一夜一样。。。。。。

  11月8日,我下午的火车要回长沙了,不得已我说了我要走。那一刻他拥我拥的那么紧。我知道他难过,但是这半个月来我一直将悲伤埋在心里,我强颜欢笑,我要他快乐,因为我说过“永远快乐”,我不要他只有生日是快乐的! 16:30的火车,我偎在他身边直到快要赶不及火车。我不想离开他!我不要离开他! 终于还是要走了,我坐上了出租车,车缓缓驶离他。我看到他冲过来,我无法说出心里的感受,拼命叫司机在不允许停车的地方停了车。第一次,又是第一次,他当街吻住我。人说混合的泪水是美丽的,比什么都透明。这一刻我深深体会着他对我的不舍与爱。那是爱呀,紧紧的拥抱不能让我们淡化离愁,却在此时无声胜有声中感受到彼此对对方的依恋……
  漫漫无期的分离,让我们有更多时间冷静的思考是否适合对方。但是我发现,分别并不能改变什么,我依然爱他,他依然想我,电话中的他的疼爱让我肝肠寸断,信中的他的思念让我祈祷重逢的一天早日来临。 他来信了,我兴奋得满脸红霞,幸福的光彩也许真的是难以掩饰的吧。公司的同事都说我坠入爱河,我不否认,我为什么要否认呢?!工作中受到的挫折,同事间的不愉快在收到他的思念时冰释瓦解,我是那么快乐,像个孩子得到了最好玩的玩具,象是妈妈看到子女的笑容,象是在让老师批评了半年后终于得到了表扬,象是。。。。。。

  到底像什么呢?其实这些都不是,因为这一刻的快乐与幸福都是那么真实,不是任何一个好像可以形容的…… 盼、盼、盼,但是一直都没有机会再出差到北京,看不到他让我心焦,却又如此的无可奈何……
  跟同寝食的朋友不歇气的提起他,从她们的眼睛里,我看到了自己幸福的面庞,也许也有一点酸涩吧,谁知道呢? 终于要放年假了,15天的假期,让我兴奋莫名。我为从长沙到北京的行程而担心。其实最主要的是从长沙到北京的一段。也许是我不孝,原谅我吧,因为我是那么那么想念他,我不希望盼了几个月,与他在北京相遇的美梦又化为泡影……
  上天怜我,让我在最后关头,在客流量的顶峰期买到了T1次的票。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踏上了去北京的征程。在此之前我一次次的梦想见到他的瞬间是怎样的……,
  好像看到我们的相拥,好像看到我们在纷纷雪花中遥遥相望……,
  我担心自己不够漂亮了,担心自己变瘦了,因为他一直希望我白白胖胖的,他喜欢我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的可爱样子,他说我像只懒懒的胖猫……,
  我好担心我变了样子,这让我那样的不安……终于到了北京,就未的地方让我热泪盈眶,几乎是冲着出了车站,坐上出租车,一路奔向建国门……
  我轻轻呼唤着他,他没有回头,我却看到了那宽厚肩膀的微颤……
  我在北京只能逗留一天,这是父母给我的最后限期。我珍视这一天就像生命。 又是午夜,我们漫步在从前我们常常走过的小巷,依然像从前一样相依相拥,像从前一样比着影子的长短,像从前一样在路灯下细细往心里刻画对方的轮廓,因为,这一次的相见也许又是一段漫漫无期的分离的开始……

  他领我去吃宵夜,坐在他的对面,我轻轻点起一支烟,送到他嘴边……,
  我们默默相对,我看到他里眼里流转的幸福快乐与不舍。 要了酒,轻酌兑了白酒的啤酒,他说我脸红的一如他第一次吻我时那么引人……,

  那一夜,微醺的他,浅醉的我,又一次相拥而眠,说眠不很对,因为我们又是一夜无眠私语……,
  又是像在做梦,做好梦,因为好梦都是容易醒的……,我们为第二天的再次分离而无法入眠,他搂着我的肩,我抚着他的眉,然后泪就这么悄然滑落……


[ 笑着流泪 ]

杨采妮

忘了为什么想痛哭一场
你给的理由
听来都牵强
说服不了我
只好继续假装
眼底没有泪光
几乎要承认对感情失望
但你一靠近又想要原谅
伤心的话语都往心里面藏
受不了也不讲
我笑着流泪
就怕夜色太漫长
必须面对失去你的凄凉
温柔已经让我受了伤
多痛一点又何妨
我笑着流泪

把快乐留在脸上
不让你感到谁变的心慌
所有关于爱你的迷惘
都让的一个人尝

[突如其来的爱情故事]

小 田 和 正----东京爱情故事
一 切 不 知 要 从 何 说 起 才 好
不 知 不 觉 中 时 光 已 悄 悄 溜 走 了
刚 浮 现 出 来 又 要 消 失 了
脑 海 中 只 剩 一 些 过 去 经 常 谈 论 的 话 题
由 于 你 真 的 很 美
所 以 请 别 说 只 喜 欢 我 的 诚 实
一 切 不 必 再 多 说 了
两 个 人 的 黄 昏 中 雨 也 停 了
那 一 天 那 个 时 候 在 那 个 地 方
如 果 不 能 遇 到 你 的 话
我 们 永 还 是
彼 此 不 认 识 的 两 个 人
请 别 在 他 人 的 甜 言 蜜 语 中
动 摇 了 你 的 心
即 使 感 到 伤 心
也 别 那 样 地 束 缚 了 自 己 的 心
如 果 明 天 你 就 要 消 失 的 话
从 现 在 开 始 我 会 更 爱 你
那 一 切 将 会 在 我 心 中
随 着 时 间 而 渡 过
我 愿 为 了 你 变 成 一 支 翅 膀
继 续 守 在 你 身 边
温 柔 地 包 围 着 你
即 使 是 一 阵 风 也 好
那 一 天 那 个 时 候 在 那 个 地 方
如 果 不 能 遇 到 你 的 话
我 们 永 还 是
彼 此 不 认 识 的 两 个 人
既 然 你 的 心 己 经 变 了
什 么 都 别 说 了 靠 近 我 的 肩
我 不 会 把 我 所 没 忘 的 这 一 天 和 你
让 别 人 抢 走
我 愿 为 了 你 变 成 一 支 翅 膀
继 续 守 在 你 身 边
温 柔 地 包 围 着 你
即 使 是 一 阵 风 也 好 那 一 天 那 个 时 候 在 那 个 地 方
如 果 不 能 遇 到 你 的 话
我 们 永 还 是
彼 此 不 认 识 的 两 个 人
请 别 在 他 人 的 甜 言 蜜 语 中
动 摇 了 你 的 心
温 柔 地 包 围 着 你
即 使 是 一 阵 风 也 好 那 一 天 那 个 时 候 在 那 个 地 方
如 果 不 能 遇 到 你 的 话
我 们 永 还 是
彼 此 不 认 识 的 两 个 人



版权所有 face21cn 文讯发展事业部

 www.face21cn.com 科技、文化、人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