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科技动态 技术发展 文化研究 生物生态 人的研究 生命起源 基因工程 科学普及 科学探索 专题其他

脑科专家的长寿秘诀

2009-07-09
脑科专家,长寿秘诀
脑科专家的长寿秘诀
文/Richard Owen《泰晤士报》 外滩画报
百岁老人、脑科专家、诺贝尔奖得主丽塔·李维- 蒙塔西妮的长寿秘诀就是——保持清醒思考的状态。对死亡的态度,她用“漠视”来形容:“死亡只影响我的身体,什么时候死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保持头脑的清醒。用理性的左半部分思考,而不是受控于直觉和天性,那只会导致灾难和悲剧。”
  “教授有些累了,”在1986 年诺贝尔医学奖得主、意大利终身参议员丽塔·李维- 蒙塔西妮百岁生日前夕,我采访了这位意大利学者。她的助手提醒我,“别让她太过劳累。”
  我在她位于罗马办公室楼下的一家服装店里找到了这位世界知名的学者。当时她正穿着一件优雅的黑色裙装,领扣紧系,胸前戴着一款自己设计的金色胸针,银色的头发整洁地用头巾压住,兴趣盎然地打量着自己这身新装扮。
  丽塔·李维- 蒙塔西妮说,她马上就要飞往西西里岛去做一次会议演讲,但可以抽出些时间与我谈谈。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这位身材瘦小的女士,行动敏捷,笑容迷人,那敏锐的思维和丰沛的体力,足以令年岁只有她一半大的人艳羡。
  在100 岁时感到疲惫不堪?我可不这么认为,但悲观点说,或许是吧。这个带给人一连串惊讶的女人,曾从事医学研究,挺过了法西斯主义和种族偏见,于1986 年获得诺贝尔奖,至今仍活跃于政坛。现在,她正计划再写一本书,同时坚持为争取非洲妇女权利做着斗争。

“用理性的左半脑思考”
  丽塔·李维- 蒙塔西妮是一名享誉世界的脑科专家。5 年前,是她在罗马建立了欧洲脑部研究协会(EBRI),上星期三,她在罗马市政厅召开了EBRI研讨会。
  这场名为“脑部的健康与疾病”的会议上,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与会者,她发表了演讲:“脑部由两个半球组成,其中一个比较古老,负责管理我们的情感和天性;另一个年纪较轻,控制着我们推理或辩论的理智。如今,前者日渐盛行。它是所有人间惨剧的罪魁(比如说大屠杀),亦将引导我们走向终结。”
  “很多将自己伪装成‘智能’和有理有据的东西事实上都是天性,而且还是低层次的那种。”恐怖主义、原教旨主义以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还有“诸如墨索里尼和斯大林那种极权主义政权都不是理性的,而只是受控于原始的人性。危机就在于,在这些悲剧中,只是一些人大脑中的一部分起着统帅作用,控制着我们的行为——而这样的人却成了领袖。”
  她也把当今种族主义的复苏看作是一种危机吗? “是的,绝对是这样。因为就像我所说的,在许多关键时刻,我们倾向于遵从头脑中本能的那部分,而不是理性的思考。”
  我们交谈的位置离墨索里尼在罗马的别墅并不远,现在那里被改造成了一座博物馆和公园。在法西斯时期,她是否感到过恐惧?“从未。我鄙视并憎恨墨索里尼,但那并不是恐惧。”在自己的故乡都灵念大学时,正是20 世纪30年代法西斯主义的高潮期,身为犹太人的丽塔·李维- 蒙塔西妮却从未意识到自己面临着迫害。

“我是自由思想者”
  丽塔·李维- 蒙塔西妮的双亲都受过良好的教育,并灌输给孩子们对追求知识的热切愿望。然而,这是一种典型的维多利亚式生活,所有决定都由身为一家之主的父亲作出,他始终认为职业生涯会影响女性身为妻子和母亲的义务,于是他决定包括丽塔·李维- 蒙塔西妮在内的三个女儿都不可以上大学,更不可以为职业操劳。
  正是因为感受到母亲一直以来遭受的“统治”,丽塔·李维- 蒙塔西妮终身未婚。“从小我就决定不要结婚,并且我做到了。我不想像母亲那样受控于人,尽管我很爱她。我告诉父亲我绝不会成为一个妻子和母亲。当时我并没意识到想要成为一名科学家,甚至不知道什么是科学,但我已决定要把一生用于帮助他人。”
  丽塔·李维- 蒙塔西妮说:“我20岁那年决定学医,父亲尽管反对,但却不能阻止。”在她看来,家庭带给她最宝贵的东西,是“多种价值观的并存”。“我们不受宗教观念约束,也不会被强加某些准则,然而行为标准却出奇地严格。家里的每个人都有着很强的责任感,我们必须打扮端庄得体。”
  1936 年, 丽塔·李维- 蒙塔西妮在内科和外科都以最优秀的成绩毕业,之后参加了为期3 年的神经病学和精神病学特训班。“那时我还在犹豫究竟是要投身内科专业还是从事神经病学研究。”当时正值墨索里尼当政时期,1938 年颁布的法律更是极大地阻碍着非雅利安人的学术、职业发展,不久后意大利又加入第二次世界大战。丽塔·李维- 蒙塔西妮全家并没有离开意大利,而是选择坚守在这里。“我决定在家进行研究,于是把我的卧室改造成了研究所。”她在自传中写道,“我的灵感来自维克托·汉姆伯格(ViktorHamburger,美国胚胎学家)于1934年发表的一篇关于《鸡胚在截肢的作用》的文章。”
  当战火燃向都灵时,丽塔·李维-蒙塔西妮搬到了一个农舍中。在那里她重新建立了自己的“迷你实验室”并继续着实验。1943 年墨索里尼被罢免,德军占领意大利,全家人又逃往佛罗伦萨,开始支持游击队员的地下生活,直到1944 年盟军攻入意大利。丽塔·李维- 蒙塔西妮自愿担当盟军军医,救助难民,并处理斑疹伤寒症及其他多种疾病。
  战后她返回都灵大学,后受维克托·汉姆伯格邀请迁往美国圣路易斯,“重复早些年在鸡胚中做过的实验。”1977年丽塔·李维- 蒙塔西妮返回意大利,晋升正教授,并在罗马建立了一家研究所,同时领导细胞生物学协会(隶属意大利国家研究委员会)。在1986 年,因为发现神经生长因子,丽塔·李维- 蒙塔西妮被授予诺贝尔奖。

“现在的我远比年轻时心智强大”
  丽塔·李维- 蒙塔西妮坚持认为在遗传学角度来看,男女两性的脑部是相同的。“但是男人总是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女性,大多借助他们的体力优势。”她经常前往位于罗马郊外的欧洲脑部研究协会,鼓励那里的女性科学家。“她们充满智慧和天赋,但我不会区别对待。”
  脑部的运作方式依然悬念重重吗?“不,事实上问题已经比较明朗了。我们已经取得了令人惊讶的科学技术成果,可以解释脑部是如何运作的了。现在解剖学家,生理学者、行为学专家、物理学家、数学家、计算机专家、生物化学家和分子科学家正通力合作,学科之间的藩篱正被打破。100 岁的我也依然做着半个多世纪前就开始的事。”
  谈到自己的身体状况,丽塔·李维-蒙塔西妮表示“我的视力和听力不是很好,但是脑部很健康。我相信现在的我要远比从前年轻时心智强大,毕竟我有着如此丰富的阅历。”对刚刚过完自己的生日这件事情,“我正在努力忘记这件事呢。‘100 年前出生’并不具备任何庆祝价值。长寿的秘诀在于保持思考的状态,但不要只是考虑自己,这是我的一生所得。”
  对死亡的态度,丽塔·李维- 蒙塔西妮用“漠视”来形容。“死亡只影响我的身体,而我所取得的成就将会永存。我毫不畏惧死亡,因为它真的只能影响我生活中微小的一部分。什么时候死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保持头脑的清醒,用理性的左半部分思考,而不是受控于直觉和天性,那只会导致灾难和悲剧。”
  如果你想活到100 岁,那么不妨考虑遵照丽塔·李维- 蒙塔西妮的作息表:早晨5 点起床,一天只吃一次(只吃午餐),保持脑部的活力,并且晚上11 点准时睡觉。“我可能允许自己在晚上喝一碗汤,或是吃个橘子,但也就是这样了。”她说,“我对食物和睡眠确实不热衷。”
  关键在于工作:每天早晨,丽塔·李维- 蒙塔西妮前往实验室,监督一支“娘子军”科研队伍继续进行着研究,下午要赶到位于城市另一端的基金会,帮助筹资援助非洲妇女。

  她依然是女性维权的积极倡导者,仍然保有那份源自一战时的热情和激动——当男人们在前线打仗时,还是小女孩的她目睹女人们身穿制服,英姿飒爽地驾驶着有轨电车。“我从来没生过病,也不认为视力和听力的下降是种障碍。”丽塔·李维- 蒙塔西妮说。她带着助听器,凝视着你,并坚定地告诉你“我的脑部要比20 岁时还要健康。”
  她喜欢戏剧,但并不狂热。“我喜欢色彩、花朵和艺术品,但我并不是很懂音乐,除了听过些贝多芬和巴赫,还有舒伯特、莫扎特和肖邦。”
  她“鼓励年轻人相信自己,相信未来”。她钦佩约翰·保罗教皇二世,却不信仰任何宗教。“我很嫉妒那些相信上帝的人,因为我做不到。我无法相信那种可以奖惩我们、将我们一手掌握的神。但在我们死后,确实有些东西会延续下去。”是我们的灵魂吗?“不,是我们创造的事物,那些所作所为,那些思想会被铭记而不灭。”
  并不是每个人都应该活到100 岁,哪怕生物学的发展将会创造出可能。“不该那样,我们没有足够的空间。如果我们都活到100 岁以上,我们的星球又怎么容纳新生儿呢?”
  “这一生我没有遭遇太多磨难,我是一个无怨无悔的女人,坦坦荡荡,无可诽谤。”
  她会对生活感到疲倦吗?“永远不会。”

2009-06-04 外滩画报总第 338 期
大脑扫描能窥探人类思维
超弦理论简介
大脑的奥秘
牛顿的预言
关於群体情绪与个体情感
用神经学方法治疗贪婪
俄5岁女孩由狗养大:用舌头舔食不会说话
西方遇见东方:大脑如何将我们联系在一起
电池发明灵感源自青蛙腿
意识的生物学基础是什么
揭开人类创造性思维之谜:灵感源于积累
每个人都无法解释的三件事
本栏目下分类文章部分科学探索1 科学探索2

本栏目主要介绍科学探索发现方面,包括现代科学研究探索、探索奥秘、宇宙探索科学、科学探索未解之谜、脑科专家的长寿秘诀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科学频道首页』 『本栏页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