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视听时尚频道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时尚文化频道 时尚资讯 生活方式 时尚视线 奢侈品网 生活常识 电影世界 视听欣赏 时尚大全

城市进化论

2011-03-30
时尚视线,城市进化
[特别策划] 城市进化论
2011年03月29日 来源:上海壹周 (2011.3.28 新闻06-10)

城市区别于农村,学者们普遍认为,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是工商业发展的产物。然而城市的发展,必然遇到新旧交替的命题,巴黎、伦敦、纽约、米兰,这些世界老牌超级城市之后,上海正在飞速崛起,城市进化,究竟如何平衡商业与文化?

1980外滩

文/壹周记者 杨扬 卢晓欣 摄影/陆杰 贺祺
城市区别于农村,学者们普遍认为,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是工商业发展的产物。然而城市的发展,必然遇到新旧交替的命题,巴黎、伦敦、纽约、米兰,这些世界老牌超级城市之后,上海正在飞速崛起,城市进化,究竟如何平衡商业与文化?

砍树和栽树:迥异的城市态度
不久前,南京“梧桐树事件”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南京政府为建地铁三号线和十号线,决定在近期“移植走”沿线数百株有七、八十年树龄的法国梧桐。网上流传甚广的一组对比照片显示,昔日南京太平北路两旁绿冠遮阳、树高或甚于上海思南路、岳阳路行道树的南京梧桐,如今被砍光了枝桠,连根挖出,七零八落躺在地上等待运输。此举触动了当地民间神经,大家纷纷请求“放过南京的梧桐”,还有市民走上街头,给大树系上绿丝带,并在微博上发起保护南京梧桐的活动。
由树引发的争议,追根溯源,来自于居住于这个城市的市民保护意识。城市的进程必然会遇到新老对抗的挣扎,没有哪一座超级城市是一蹴而就的。巴黎著名的香榭丽舍大街,其改造工程历时数年,露天咖啡座是香榭丽舍最具代表性的街景之一,为了让露天咖啡座得到更多的面积,把人行道还给行人,在改造中取消了路边侧道和停车场,所有的停车都迁移到地下,地面的梧桐树一棵也不能少,施工单位要负责每棵树的存活。不但如此,还在两旁补种了230棵左右树龄超过30年的大树。
因为对于一座城市来说,树不是某些人的,它们是大家的。



复兴天地:小心翼翼的改造之路
南京市民挽留梧桐树前夕,上海网友也曾联名“留下复兴路”。今年大年初七的傍晚,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发了一条微博:“我们在上海的复兴路SOHO今天开工了。感谢辛勤劳动的建设者,是你们的付出让城市更美好,让人们生活的更美好。”这则简单的微博,却立即引起了对复兴路有深厚感情和回忆的上海网民不满。
壹周专栏作者btr在博客里写道:“他的话语充满了俯视众生之神节后开工的喜悦语调,但对于广大对复兴路——这条上海前法租界上最幽静漂亮的马路具有深厚感情的上海市民而言,心里却是另一番滋味。”由树到建筑,人们开始担心淡水路上80多年历史的基督教堂诸圣堂也要被拆除。《东方早报》遂以《潘石屹复兴路项目不拆老教堂》为题关注此事,文中引用上海市文物局地面历史文物管理处的话称“诸圣堂不可能被拆除”并配发了一张夕阳下的教堂图,似乎一切依旧和谐静谧。
以复兴中路为界,淡水路以西已然一片空地,而以东则分毫未动。“这怎么可能动得了,这条路走过去都是保护建筑。”午后出门散步的附近居民王阿姨向记者说。沿着王阿姨手指向的方向,淡水路以西遍布刻有“优秀历史建筑”大理石牌的老建筑。重庆公寓、花园公寓,这些无论是解放前还是当下都闻名遐迩的老公寓安然矗立,SOHO与否皆是过眼云烟。
“我们肯定不会动的,已经80多年啦,美国人造的!”诸圣堂的门卫老爷爷向记者连连摆手。“这里过去也是居民区,不过房子没有前面那里好,比较普通的。现在要造商业区啦,听说潘石屹有股份的!”门卫爷爷捻熟于心。
“这绝不仅仅是一个老教堂拆迁与否的问题,而是一个城市如何保护历史风貌,如何对待她的历史遗产,怎样构建协调的街区整体气质的问题。诸圣堂(TheAllSaintsChurch)位于复兴中路425号、淡水路口,建于1925年,原为纪念十二门徒而由美国圣公会教派建造的基督教堂,其长方形钟楼砖木结构恰好位于转角处,背后无高大建筑。复兴中路沿路亦原本都是老洋房,两侧有几十年历史的梧桐茂密;然而根据我们从另一家房地产有限公司副总刘女士微博上找到的效果图来看,建成后其南侧将有一幢约四倍高的、有玻璃幕墙的现代建筑,与诸圣堂原本的砖木结构格格不入。至于相关路段复兴中路沿路的梧桐,早就在开发初期消失殆尽,就好像这里成了一个新的‘SOHO资本租界’,它们更像北京那些SOHO建筑的复制粘贴。”专栏作家btr表示,“我们无法对于一片片美丽而古老的街区全部变成新天地或SOHO的翻版无动于衷。设想一下,假如建业里和静安别墅都变成新天地,这城市该有多无趣。上海的中产化改造何时才是个头?我们真心需要的是这些本土意识,需要这些发自市民内心的历史感。”
就在诸圣堂斜对面的居民楼二楼,钟点工刘阿姨在走廊公用的厨房里炖鸡汤。往前走两步,就能从窗口看到诸圣堂砖红色的钟楼。“这里房子不贵的,一间大概1000多一个月。”刘阿姨说,“大概等这个什么商业区造好了会贵一点吧?拆是老早拆掉了,就是世博会那时候要造地铁10号线,就动迁掉了。”
拆与不拆,建与不建,对于住在这里的人而言并非太过重要的事情。“这幢应该不会拆了吧?否则房东也不会跟我再签两年租约。”来自合肥的小焦说,他租住现在的住所已经1年多,潘石屹的复兴中心正好拆迁到他房间的眼皮底下,“本来说好像有可能这幢也要动,不过后来就没声音了。”临近晚饭前夕,小焦在底楼后门狭窄的煤气灶上烧红烧鸡块,“房租算没怎么大涨,去年800块,现在1000块签了两年。”
距离小焦租房的两个路口,越过复兴天地的地盘,就进入了新天地地界,从小焦的“厨房”甚至能直接看到新天地标志性楼盘“翠湖天地”的楼顶,在那里,现在的房价接近5万/平方米。



新天地:争议从来都在
吴先生是最早一批在新天地开店商人,经营的是一家以大闸蟹为主的私家餐馆。最初两年里,新天地的高房租不负众望,为他带来了丰厚的客源与利润,“刚开始生意很好的,每天进进出出有来谈生意的、参观的老外,以及慕名而来的潮流客。”
但这种由新鲜感聚集而来的人气在四五年前发生了变化,“本来到这里来消费的人就是追求新鲜感居多,一旦新鲜感过了,生意就差很多。”吴先生的生意维持到2006年,最终盘给了别家店铺。“倒不是说因为新天地才关张,餐饮业本身就是需要一两年就变化一下的,只不过在这个地方这种特性更加明显一点。”吴先生总结。
让吴先生决定结束的还有另一个原因。“新天地这两年的发展已经不仅仅是这个商业区了,连带周边的房产一起上去,涨得飞快。”作为从新天地建设之初就看着并参与它慢慢发展的吴先生来说,经营实体店铺远不如在同期买一套这里附近的房子。“现在的翠湖天地、企业天地都是后来起来的,现在都是什么价格啊!”
事实上,从新天地开始建造初始,关于它的争议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多年来在城市老建筑保护方面大声疾呼的专家、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阮仪三曾对“新天地”项目做如下定论——“是一种好的商业运作,但绝对不是好的保护样本。”
包括现在“古色古香”的城隍庙,他认为也应反思。“这些地方都是把以前的老建筑拆掉重建,对于古建筑来说,需要的是延年益寿,而不是返老还童。在迎合现代需求的同时,我们不应该去破坏老的东西,不是说不要建设,而是要合理建设。”
“有太多突破的地方,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上海的老房子还未被普遍认识到重要性,这时做出新天地,是最有成就的。”曾在瑞安集团罗康瑞麾下、上海新天地建设的灵魂人物司徒文聪至今对这个项目充满自豪感。
“先不说这种对老建筑的改造方式究竟孰是孰非,就只论罗康瑞坚持到现在每年对新天地的投入,这就是一个值得借鉴的成功项目。”几十年来致力于纪录上海变化的摄影家陆杰如是说。在他遍布足迹的上海大街小巷,“只是看到别人有的赚,就马上急功近利拿来模仿下,弄好就扔在那里不管”的项目实在太多,“这样的项目肯定做不好,因为它本身就是个短期行为。”抛开改造方式,“无论是置换、保留、居住、或者开发为商业区,改造都应该是一个长期投入的行为,这才会是一种良性循环。”



2010淮海中路国泰电影院

1990淮海中路国泰电影院

田子坊:进来的和离开的
现在俨然文艺青年“圣地”的田子坊,更像是一朵自己肆意生长的奇葩。“这里最早是创意产业中心,对于进驻的相关行业有税收优惠。”在田子坊经营画廊的陈芦妍说。这位“80后”女生前年年底“杀入”田子坊时,这里已经闻名遐迩。“贵,不过人气真的是好。”她直言。
有人冲着田子坊的大名直奔而来,也有人经历过这里的辉煌之后选择离开。“我过去在田子坊开绣品店,门口还有两个绣娘现场表演呢。”
回忆起田子坊岁月,毛先生依然记忆犹新。“生意很好,很多老外,游客也多,价格开得出。”他说。
“不过那里现在太商业化,租金涨得很高,不断延伸开店,隔壁离得老远的第三条弄堂都开发出来了。”与之前的合伙人因经营理念不同分开后,毛先生为开新店也跑了很多地方,最后决定落户静安别墅,“和田子坊的小弄堂相比,这里是新式里弄,更整洁更大气”,当然,租金更便宜。
“正好这家的两位老人去世了,子女都另外有房,才把这儿租出来的。”他告诉记者,像这样2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静安别墅的月租是6000元左右,但在田子坊要3万元/月,而同样的商品那里的价格也要翻一倍多。价格优势成为吸引年轻人来此创业的重要原因。“现在这里大概开出了近百家小店吧。”毛先生说。
毛先生和他的“稚趣”杂货店是几个月前才进驻静安别墅的,算是这条弄堂内小店群崛起和蔓延风潮中的新成员。
上海壹周 (2011.3.28

世界是荒诞的
牛逼、装逼、傻逼之间的区别
女性该如何进行养老规划
中国的暴富者群体是怎样产生的
Jason Wu神童的黄金年代
四川女人的宽窄巷心态
一流女人的八大特征
为什么“中国制造”在美国更便宜
芮成钢再访巴菲特与盖茨
中国白领掀起海外生子潮
芮成钢:趁年轻的时候,要让自己高高兴兴地做一些最有意思的事
什么是幸福?怎样才能幸福?
成功的人注定不幸福
工作后比较的幸福
人的一生最后悔什么
人民币升值大赢家是LV 不是美国出口
蔡康永微博看到的的话
林采宜:所有权有时是个童话
外滩对于我们的意义
未来趋势预测师-莉·艾德尔库特:潮流占卜师
将要被淘汰的八种人
揭开名牌的真面目
朱儁夫的现代与传统
亚当的诅咒
“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曾经有些可笑”
有一种狂欢生物,被命名为科学青年
对比实验显示:结伴运动减肥效果更佳
什么是寂寞症候群
PHD是什么意思
时尚衣衫裹着一颗温暖的心
我喜欢探究男女之情
中国有暴发户无贵族
香港人如何比较两地精英
从“海派清口”看海派文化认同
如何成为贵族
听说了一个更orz的笑话
Dongguri深度的简单
低调时尚从宝庆路淮海路常熟路地带出发
经济越繁荣裙子就越短时尚视线1 时尚视线2

本栏目主要介绍时尚视线方面,包括最新的生活时尚,时尚观点,时尚视线,时尚视角,时尚论坛,生活方式,城市进化论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时尚文化频道首页 时尚视线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