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视听时尚频道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时尚文化频道 时尚资讯 生活方式 时尚视线 奢侈品网 生活常识 电影世界 视听欣赏 时尚大全

Jason Wu神童的黄金年代

2011-01-13
神童,时尚,时尚观察,Jason Wu,时尚视线视角
Jason Wu神童的黄金年代

2010年10月28日《外滩画报》 第410期神童,时尚,时尚观察,Jason Wu
Jason Wu神童的黄金年代
文/王未末 图/刘颂 标签:Jason Wu
2009年1月20日是Jason Wu此生难忘的一天。就在那天晚上,新的美国第一夫人Michelle Obama身穿由他设计的象牙白单肩雪纺长裙出席了总统就职晚宴,从此改变了Wu的人生。本月上旬,这位台湾出生的时尚界新秀终于荣归故里,从台北到北京,一路上他受到了明星级的接待。《外滩画报》借此机会对这位新晋华人明星设计师进行了专访。

  就在那个决定他命运的总统就职之夜,Jason Wu从达美乐(Domino’s)叫了一份肉肠比萨,然后和他的男朋友兼事业伙伴Gustavo Rangel一起,坐在位于曼哈顿中城的公寓里收看典礼的实况转播。与数千万电视机前的观众一样,他对Michelle Obama会穿什么出席晚会一无所知。他既从未与她碰面,也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两个月前递交的几件作品早已被第一夫人相中,入围了最终名单。当身着白裙的Obama夫人在镜头前一晃而过时,他甚至无法确定那就是自己的设计,直到几分钟后,他接到了CNN电视台的电话……

  宁静悠闲的日子从此一去不复返了。
  一个祝贺电话紧接着另一个祝贺电话,《纽约时报》的时装评论家Cathy Horyn让他发表感言,《今日秀》和《早安美国》先后与他敲定了第二天一早的节目录制时间。“我当时的心情难以言表,像是瞬间上了天堂。”Wu在回顾那一夜时仍不掩兴奋,“我知道自己对第一夫人来说是个不寻常的选择,但我当真没想到的是,机遇居然这么快就来了。”
  然而好运就这么突如其来地降临在了这个26岁的台湾年轻人身上,看似没有预兆。

“人们想要把我包装成一个电视明星”

  在那段民众对奥巴马夫妇热情空前高涨的日子里,身处风暴中心的Wu亦整日不堪其扰。来自世界各地的采访邮件让他的电子邮箱近乎陷入瘫痪,在他位于西37街的办公室对面的快餐店里还不时有狗仔队潜伏着等待捕风捉影。与此同时,各种出书立传、合作代言的邀请纷至沓来,更有甚者主动请缨欲为Wu制作一档真人秀。“其中有些提议极为不妥,譬如让我推销家庭用品。”他说。

  从默默无闻到一夜成名,Wu的眼前突然多出了许多选择:他大可以像Isaac Mizrahi那样接受好莱坞的橄榄枝,拍一部《Unzipped》之类反映时尚界内幕的纪录片,赚一票走人,也可以像Jean Paul Gaultier或Michael Kors那样去MTV电视台客串节目主持人,去《天桥骄子》担任评委,过一把流行偶像的瘾。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或许他现在能享受更大的财富和名气,但考虑到名利是把双刃剑,今年美国设计师协会最佳新锐女装设计师大奖多半就会因此与他擦肩而过。

  面对诱惑,Wu决定做回自己的老本行,踏踏实实地当一名设计师。“人们想要把我包装成一个电视明星,对此我必须学会说不。”
  值得一提的是,当西装革履的Wu在北京丽思卡尔顿酒店的餐厅里说出以上一番话时,他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一位时装设计师。论外形,他没有Tom Ford的英俊面孔,没有Karl Lagerfeld的一身珠宝,也没有John Galliano的戏剧扮相,比起世俗眼光里的时装设计师,他那充满稚气的长相反而更接近于我们常在报纸上看到的那些商界神童。

  他轻描淡写地透露品牌今年的年销售额预计突破1000万美元。商界神童的光环再次出现在他头上。
  吴季刚(Wu的中文名)自小便展露出了创作方面的才华(他儿时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画家或雕塑家),不过他对时尚的兴趣却直到9岁随家人迁居温哥华后才初见端倪。托英语老师的福,他获赠了一叠时尚杂志以锻炼英语阅读能力,事实证明,杂志比教科书有用,因为小Jason对设计师的故事彻底着了迷。“对我来说,学习英语的过程就是我发现时尚的过程。”他略带得意地表示。

  Wu之所以能够具有扎实的绘画和手工功底,多多少少还得益于两位邻居的帮助。一位住在他家对面的基督教信徒原先在大学里主修时装。“她会对我说,‘如果你听话,我待会儿就教你画画。’”Wu回忆道,“我们会阅读一小时《圣经》,再画一小时时尚素描。她后来还送了我一盒水彩颜料。”另一位则常常把缝制窗帘时用剩的布料送给Wu,让他好给洋娃娃做衣服穿。

  俗话说,好运永远眷顾那些有准备的人,这听起来像是老生常谈,放在Wu的身上倒正合适。从16岁起,他开始以打零工的形式为Integrity Toys玩偶公司设计一系列名为“时尚皇族(Fashion Royalty)”的娃娃,他不仅要负责为娃娃提供一整套衣橱,连发型、妆容都要代为策划。2006年,当Wu从帕森设计学院辍学并离开Narciso Rodriguez的工作室准备自立门户时,他的积蓄已经足够他创业了,尽管品牌创立之初,公司总部就是Wu的自家客厅,而他手下其实也就只有一个员工而已。

“参与历史的机会是无价的”

  “优雅,精致,宛若淑女,如同来自另一个年代”,是人们对Jason Wu女装的评价。Wu的时尚品位有着与他年龄不相衬的老成。当他的同辈们在从街头和运动中去寻找灵感时,Wu却致力于设计传统、得体的服装——复古的印花、纤细的腰线和茶杯状的裙身。Bergdorf Goodman百货的副总裁Linda Fargo曾表扬他说:“我很欣喜地看到一位年轻设计师没有用解构的方式定义现代时尚,而是用一种遵循传统的方式表达他的主张。”

  当被问及他对经典美的喜爱来源于何处时,Wu显得有些茫然。他承认母亲对他的影响——“她的不邋遢”、“她的盘头”,以及“她总是把我打扮得相当学院派”,并将Charles James和Yves Saint Laurent列为他最尊敬的时装大师。
  不过,一谈到“Jason Wu风格”,他马上滔滔不绝起来。“我的设计总的来说是经典的,又有叛逆的一面。在上一个春夏系列里,我用迷幻绿色腰带搭配粉红色羽毛裙。我喜欢这种强烈的反差,又譬如说在瑞吉酒店(St. Regis)展示斜纹软呢做的连帽衫。”Wu举例说,“我本人一直是个老派的人,比起摩登的设计酒店,我更愿意住在瑞吉。”

  就连工作方式上,Wu也有其“老派”的习惯。与其将时间花在红地毯和派对上,他似乎更乐于亲赴零售前线,在与不同地区顾客的交谈中用面料和剪裁做实验。在过去几年里,你时常能在亚特兰大的Jeffery专卖店和芝加哥的Ikram精品店里看到他的身影。
  正是Ikram Goldman——Ikram的店主,也就是Michelle Obama的“影子造型师”——将Wu的设计介绍给了第一夫人(此前Obama夫人穿着过的Jason Wu服装都是透过Ikram购买的)。在奥巴马赢得大选后,Wu迅速完成了几件作品的草稿,上交Goldman。据他回忆,后者的要求只有区区几个字:“要闪”。

  “两天后,Goldman女士来电要我制作草稿中的那条白色单肩裙。感恩节前完工后,我亲自坐飞机护送这条裙子去芝加哥,将它亲手交给了Goldman女士。”Wu说。不管是这条白色长裙还是之后陆续补交的两条彩色长裙,最后都没有收钱。在Wu看来,“参与历史的机会是无价的。”
  拜Obama夫人所赐,Wu摇身一变成为美国新锐设计师的主力军。他的同伴还包括Alexander Wang、Thakoon Panichgul、Prabal Gurung、Phillip Lim、Richard Chai和Derek Lam——不难发现,这些人是清一色的黄皮肤黑眼睛。仅仅几年前,当我们说到亚裔设计师,想起的还是Anna Sui、Vera Wang等出道于1980年代的一辈,如今Wu和Wang凭借清晰的个人风格和清醒的商业头脑把前辈甩在了身后。“我对于能成为亚裔设计师中的一分子感到骄傲,我觉得我们中的每个人都能体会那种荣誉感。”Wu说,“我们是当今最酷的团体!”

“我是谁?贝嫂吗?”

  一年零九个月后的今天,Wu的好运仍在继续。
  新落成的工作室占地9000平方英尺,足足占据了服装区(Garment District)一幢大楼的整整一层,还包括独立的运货仓库。对任何去过其原工作室(四面白墙是Wu自己刷的;电梯的按钮永远是不亮的)的人来说,这都是Wu的事业前进一大步的表现。
  他在纽约时装周上推出的2011年春夏系列和为TSE设计的羊绒衫系列也均备受肯定,自家品牌的全线配饰随着新装首次亮相。在此之前,他小试牛刀,与Modo Eyewear合作发布了一个太阳眼镜系列,继而又出人意料地为GE设计了一组数码相机。时尚界不由担心起来:虽然避免了成为真人秀牺牲品的危险,Wu是否会步Pierre Cardin的后尘,走上疯狂授权的不归路?

  “在跨界合作前我会尽力保持明智。”Wu此刻的话听上去像是某种保证,“设计相机对我是种挑战,而我选择接受挑战。我创造的相机有着圆形的四角和女性化的外观,因此它看起来几乎像个手拿包。”

  如同对设计风格的谨慎把握,Wu在规划品牌发展的问题上也有一套清晰的思路。“眼下我们进入到了打造品牌的阶段,这指的不单单是服装,还包括我们打扮的明星,我们设计的邀请卡,我们选用的纸张。”他自信地说。他从小就知道自己要什么,现在,他是一名思维成熟的设计师,没有智囊团,也不需要股东大会。

  10月初,为了参加哥哥Kevin的婚礼,Wu四年来第一次衣锦还乡,回到台北老家。虽说旅行出于私人目的,但他的到来仍在台湾当地掀起不小的风波。据说狗仔队为一睹Wu设计的新娘装不惜从机场开始一路跟踪,迫使吴家上下不得不对婚礼举办地点严格保密。“他们告诉我要偷偷换车以防被跟踪,搞得像《碟中谍》似的。”Wu笑着说道,“我是谁?贝嫂吗?”

  探亲之余,Wu还在马英九的邀请下上电视与之畅谈了一番推动当地艺术与设计的话题,展示了一下他那不怎么灵光的中文口语。
  一个星期后,他马不停蹄地来到北京,为由他设计的资生堂旗下的Supreme Aupres眼影系列作宣传。正是在那里,他接受了《外滩画报》的专访。话题从童年、时尚启蒙聊到创业、品牌拓展,最终又回到了那决定他命运的总统就职之夜。“如果没有Obama夫人伯乐识马,你觉得你能否安然度过不景气时期?”记者问。
  “我也不知道。”Wu稍作停顿后说,“无论如何,我还是可以去给娃娃设计服装啊。”说完他调皮地转了转眼珠。

B =《外滩画报》
JW = Jason Wu

  B:在得知Obama夫人穿着自己的作品参加总统就职典礼后,当晚你是如何庆祝的?
  JW:我根本没时间举办派对(笑),典礼后的第二天一早我就忙着上电视了。我接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采访来电,其中来自中国的特别多。整整一周,我都在和媒体打交道。我只给自己一天庆祝的时间,和几位密友吃了顿饭。那段日子至今仍历历在目。

  B:你当真只庆祝了一天?
  JW:就职典礼是1月20日——我这辈子永远忘不了的一天,而我在2月13日就要举行新一季的发布会了,两者之间只相隔短短的几周。每当进入到发布会模式,我就会变成另一个人,不休息,也不进食,像个疯子一样全身心地扑在工作上面。

  B:一夜成名为你带来的最大收获是什么?
  JW:走向世界。对一个年轻的品牌来说,获得世界范围的知名度一般需要20到30年的时间,还要获得一笔相当丰厚的广告预算作为支持,而我的品牌一夜之间就完成了这一跨越。可以说,Obama夫人的选择改变了我的一生。

  B:回过头来看那条白色长裙,如果有机会的话,你会对它作任何改动吗?
  JW:我想我一个地方也不会改。事实上,当初我为Obama夫人提供了不止一款晚礼服,然而这条白色单肩裙却是我的最初设想,我根本没想过她会在什么场合穿。

  B:为什么是白色?为什么是单肩?
  JW:我一直称白色为最有力的“非色彩”,它干净、纯粹,带有积极乐观的意义。至于单肩,我认为它是吊带裙和长袖裙的完美中和。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任第一夫人身着无袖裙参加总统就职典礼,我想,既然人们都说奥巴马的上台宣告一个新时代的到来,那么在礼服的轮廓上我们也该勇于创新。

  B:此次台湾之行令你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什么?
  JW:我已经几乎5年没回过台湾了,自从我创立品牌以来就再没回去过,所以回到家乡的感觉特别新鲜。我在机场看到大约50个人来为我接机,他们举着牌子叫着我的名字,简直太令我惊讶了!

  B:恭喜你成为了家乡英雄。
  JW:这在我看来真的有些不可思议,你想想看,10年前这种事根本不可能发生。人们那时甚至不认为时装设计师是份正经的职业。我希望我的经历能帮助许多亚洲父母认识到,艺术和设计也是孩子不错的职业选择。

  B:在CFDA的获奖致辞中,你说“幸好我没如母亲所愿去哥伦比亚大学念书”。但如果你去了,你会选择什么专业呢?
  JW:我没想过。我从15岁起就梦想去帕森设计学院念书,这一想法从未改变。

  B:如果有一天你获得终身成就奖,你会首先感谢谁?
  JW:我的母亲。虽然她不明白时装是怎么一回事,但她从未停止过对我的支持,是她给我买了第一台缝纫机,也是她送我参加缝纫课程,没有她,就没有今天的我。

  B:你自认最大的缺点和优点是什么?
  JW:我是个工作狂,一认真起来就废寝忘食,没完没了。我的优点则在于,我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Jason Wu品牌创立至今,它的风格一直相当明确,我知道自己的设计不仅要风格鲜明,而且要从头至尾保持同一种风格。当我进军其他领域、开拓太阳眼镜和化妆品系列的时候,正是由于我对自身风格的明确认识,我才能一下子就认清什么是适合Jason Wu的产品,这让品牌发展变得简单多了。

  B:上一季你推出了指甲油系列,这一季又为Supreme Aupres设计眼影,下一季呢?
  JW:当然是更多的东西!可能是香水,也可能是别的什么,现在还不好说。美容和时装是如此相通的两种事物,但它们的制作过程又截然不同。对我来说,与Supreme Aupres合作的最大难点是如何将我的时装美学体现在眼影上,不仅颜色要来自于我的时装系列,包装也要完美符合Jason Wu的标准。最后我设计的这款宝石包装盒,既有漂亮的外观又能循环利用,浓缩了Jason Wu时装奢华和永不过时的特点。

  B:本季你还公布了品牌的新标志——名为Miss Wu的猫头鹰商标,它是怎么来的呢?
  JW:其实我很久以前就发明了Miss Wu,只是最近她才真正问世。这个卡通形象来自于Jason Wu的“O”——完美的圆形,我在圆里画一张脸,就变成了一只可爱的猫头鹰。而且猫头鹰还会发出“呜——呜”的叫声,听起来就像在念我的姓一样。

  B:在纽约,你和Alexander Wang、Phillip Lim等一批亚裔设计师正在崛起,让我们感到好奇的是,你们的关系融洽吗?
  JW:是的,为什么不呢?我觉得时装设计师互为宿敌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都十分尊重他人的工作,何况我们都属于同一个团体。为什么纽约会出现这么多亚洲面孔?我不知如何解释。我只希望20到30年后,我们这一代也能成长为“大设计师”,就像1980年代崛起的日本设计师一样。

  B:为什么只有纽约涌现了一大批设计新秀,你认为米兰和巴黎的问题在哪里?
  JW:我猜想巴黎和米兰都太过依赖历史了,它们有着辉煌的过去,自诩为高级时装的发源地。而纽约是最后一个加入世界时装之都阵营的城市,所以很大程度上,它的历史正由我们这一代人书写。当然,也许多年之后纽约也会变成一个让新秀难以立足的地方,谁知道呢?没准中国就是下一站。
  《外滩画报》链接:http://www.bundpic.com/link.php?linkid=12747

一流女人的八大特征
为什么“中国制造”在美国更便宜
芮成钢再访巴菲特与盖茨
中国白领掀起海外生子潮
芮成钢:趁年轻的时候,要让自己高高兴兴地做一些最有意思的事
什么是幸福?怎样才能幸福?
成功的人注定不幸福
工作后比较的幸福
人的一生最后悔什么
人民币升值大赢家是LV 不是美国出口
蔡康永微博看到的的话
林采宜:所有权有时是个童话
外滩对于我们的意义
未来趋势预测师-莉·艾德尔库特:潮流占卜师
将要被淘汰的八种人
揭开名牌的真面目
朱儁夫的现代与传统
亚当的诅咒
“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曾经有些可笑”
有一种狂欢生物,被命名为科学青年
对比实验显示:结伴运动减肥效果更佳
什么是寂寞症候群
PHD是什么意思
时尚衣衫裹着一颗温暖的心
我喜欢探究男女之情
中国有暴发户无贵族
香港人如何比较两地精英
从“海派清口”看海派文化认同
如何成为贵族
听说了一个更orz的笑话
Dongguri深度的简单
低调时尚从宝庆路淮海路常熟路地带出发
经济越繁荣裙子就越短时尚视线1 时尚视线2

本栏目主要介绍时尚视线方面,包括最新的生活时尚,时尚观点,时尚视线,时尚视角,时尚论坛,生活方式,Jason Wu神童的黄金年代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时尚文化频道首页 时尚视线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