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视听时尚频道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时尚文化频道 时尚资讯 生活方式 时尚视线 奢侈品网 生活常识 电影世界 视听欣赏 时尚大全

芮成钢再访巴菲特与盖茨

2010-10-04
芮成钢,巴菲特,盖茨,时尚视点
芮成钢再访巴菲特与盖茨
芮成钢_新浪博客

再访巴菲特与盖茨(1)(2010-09-30 21:24:01)
早上7点半到达国贸三期遇到同事,大家不约而同的都问:睡得好吗?有几个钟头?
在这里再次感谢一起努力的同事们,大家都是玩了命似的,这几天几乎都是不眠不休。

昨晚在拉菲堡酒庄分别对话了巴菲特与比尔,当时的感觉就是他们是“互补型”。而当今早,他们一起坐下来和我聊天时,这种“互补“体现得更充分。

比尔明显喜欢巴菲特在自己身边,每一个问答过程中,他都会频频与巴菲特互动交流。就像一个大男孩,和自己的哥儿们闲话,完全忘了有三台摄像机对着他们,很自然。

同事说,忘了问问盖茨是否看《The Big Bang Theory》,会不会喜欢Sheldon。其实,盖茨的身上,确实散发着浓浓的TBBT里的那种Geek的逻辑科学男孩的气质。

整理了一下这些天的采访内容,与大家分享。

9月30日上午8:00 专访巴菲特与盖茨 地点:国贸三期三楼群贤厅

慈善始于家庭

芮成钢:首先,美国有一古老谚语:慈善始于家庭。 这是不是意味着你对家庭的责任也是一种慈善活动?

盖茨:慈善始于家庭,这意味着,对家人尽责是你的首要义务。它也意味着,你要观察四周是否有需要帮助的人,给予他们帮助。大多数人都是身边学会第一次施与。随着他们施舍经历的增多,他们可能
会开始放眼整个国家、甚至世界。你亲眼所见后,就会发现最好的方法。

巴菲特:在美国,大多数的捐款都是流向教堂。理论上,教堂对人们来说是一个很普遍的捐赠渠道。他们也会捐赠给当地的学校、本地慈善组织等等,这些都是很容易为人们所接受的,是很好的慈善途径。

芮成钢:您年轻的时候,比较吝于花钱。您现在对金钱的态度改变了很多,是什么改变了您的态度?您现在如此慷慨。

盖茨:刚开始的时候,我很穷。而到了35岁的时候,我所拥有的金钱已远远超出我们家人所需要的数目。我发现我的财富能以超常的速度增长,因此晚些年后我对拥有多少金钱已经比较超然。与其在六十
岁的时候捐赠几百万美元,也许我到七十岁的时候捐赠几十亿,对社会来说更有利。我一直都有一定数额的捐款,但最重要的转折点是五年前。

芮成钢:那您是一直都如此慷慨地做善事的吗?

盖茨:做慈善时,我们很少谈及孩子。给孩子们的金钱数目,可能会有损于他们的自我发展动力、人们看到他们的方式、他们的职业发展、以及他们走出社会寻找自我道路的方式。我在教育上、生活上尽力给了我的孩子们所需的一切,但他们必须靠自己的努力去赚钱。给孩子们留下几十亿的遗产,对他们自身及整个社会都是不利的。

慈善是全社会的事

芮成钢:在我看来,您呼吁美国富人将财富捐赠出来,是个正常的社会现象,比如说,在美国人们需要缴纳15-20%的税。但目前为止,并没有一个准则,说富人应该将百分之多少的财富捐赠给社会。那么继您之后的捐赠者,是否知道他们该怎么做?

盖茨:有两个目标,一是人们需要明智地捐赠, 通过善举互相学习,我们也鼓励人们在更年轻的时候投入这一事业,即使是同等数量的捐款,你在年轻时会更有活力,更清楚世界上正发生什么事,这会有助于你的成功。捐赠得越早,影响会越大。富人们不需要一个准则,来要求他们捐款,即使他们不想捐赠,也是个人选择。但有先例的话,人们可以相互模仿,他们会更享受善举,也会带来更大影响。

巴菲特:我成长在一个几乎没有人会捐款的时代。我们现在的行为当然不一样了,他人的行动会影响你,你所尊敬的人对你的影响尤其大。如果我们成长过程中,看到人们都会慷慨捐款,这会影响到我们。另外,一旦开始了,捐款和善举都会随时日增多。很少有人会逆水行舟越捐越少。可能每次捐同样的数目,但不会越捐越少,大多数时候,捐赠得数额都会越来越多。

巴菲特:他们看到人们过上更好的生活,我很少看到有半途而废的人,至少在过去六个月中,我们看到人们已经变得越来越慷慨。当你开始进行慈善后,你的捐赠会升级。

盖茨:一开始你会觉得可怕,因为你取得成就后,你积累了几十年的知识,有一个清晰的道德观,知道周遭发生什么事。而在慈善事业中,价值观也许截然相反,奖学金对孩子们会有什么帮助,科研基金如何改变社会,环保投入是否会有成果。较早时你会犯一些错,所以你会希望有人与你分享经验,或并肩作战。但当你亲眼见到你所资助的孩子时,你会更有动力将慈善进行下去。通常人们都会越来越投
入。有一个很好的例子,你怎样教人们成为更好的老师,并让他们享受这个职业。其实政府并不想改变现状,但是如果我们投入一些资金,让老师们尝试一些新事物,他们就会受到鼓舞,这样这笔钱就花得很值。美国政府每年花费600亿美元在儿童的基础教育上,这是一项很巨大的工程,但是政府不能独自做出那么多创新。

信贷似火

芮成钢:我们现在把话题转到昨天慈善晚宴的商业问题上,在中国现在有个说法,说资金在中国真的不算什么,因为世界有很多的资金涌入中国,突然之间整个世界的资金都来到中国,很多人都是某个基金的总裁,那么这么多的资金在中国会不会带来收益的减少,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盖茨:资金的运转取决于某个地方的利率,只要时机合适,收益不是问题。可以在科技中投资,产生长期的影响,提升教育体系质量。中国在基础设施、火车、道路等投资很多,他们有很大的价值,因此很多的资金都被投入了基础设施建设。

巴菲特:资金在运转,机会也是,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当我年轻的时候,人们在支付我工钱的时候,给了我很大的鼓励。总的来说,资金可以给一个国家带来信心。但是如果人们期待过高,就会出现问题。但是,对一个国家来说吧,引入资金总是比输出资金好。

芮成钢:另一个只要问题是关于信贷这一基本问题,很多人认为我们的金融危机是由原因的,很多政府为了减轻负担而大量发行货币,或者增大信贷量,这给银行、个人和社会带来了不平衡。那么应该如何正确看待信贷问题,是否应该避免这个,我们今天是否可以透支明天的钱?

盖茨:信贷很重要,但我们应该明智地使用它,因为它可能会很危险,不管是在个人层面还是在公司和国家的层面。比如年轻人的健康保险,他们没有足够的储蓄来完成这件事,他们必须借贷,这就给房市也带来了危机。因为每个家庭都需要住房,这样房价就不断上涨。可以肯定的是,过度地使用信贷是美国金融危机问题的主要根源之一。他们做得过头了。可笑的是,在金融危机的时候,每个人又都变
得很保守,他们想要更多的储蓄,政府也很欢迎人们储蓄,希望能够达到平衡。

巴菲特:信贷就像火一样,它很有用。但是有些人有些国家不能很好地处理信贷问题。您也看到了美国经济需要杠杆作用。在2008年信贷危机之前,美国公众都想降低信贷。信贷危机不是个人的问题,这是一个需要自我调节的机制,用更多的资金来解决信贷问题变得越来越诱人,这就说信贷的危险所在,并且会在全球传播。政府会用他们的权利给货币施压,来解决信贷问题。

芮成钢:有人说市场是可以预测的,比如说巴菲特可以坐拥大笔金钱,静观其变,一旦危机发生,就出手,获得巨额利润。但是还是有人认为,市场是不可预测的,你需要在市场上平均地投资。对你们来说,这两种方式,哪种更好?

盖茨:虽然你不能预测市场,但是时间一长,一家公司的价值就能显现。而巴菲特能累积上亿的资产,都是因为他能在一定范围内感知信息流,但是我对市场了解比较少,不过我还是清楚市场是不可预测的。从长远的角度来说,我们要明智地做生意,而非只关注市场。

巴菲特:我可能会在适当的时候有足够的资金,我们都想要大量生意机会,但也需要良好的时机。我们不用担心机遇问题,关键是市场价格问题,因为有时候你的机遇很多,而有时少。即使是2008年秋天,很多人都说我下周或者下个月就会退出市场,但是我却赚的很多。

9月29日晚上8:30 专访比尔盖茨 地点:拉菲特酒庄

不管来自什么阶层,你都应该做出贡献

芮成钢:中国媒体对此次慈善盛会,进行了隆重的解读,他们认为这是一场盛大的宴会,他们都说您和巴菲特先生在劝中国的富人捐款。真实的情况是什么样子?

盖茨:这是个很重大的话题。不管你是出于什么样的阶层,你都应该做出贡献。中国确实是一个成功的国家,但是现在我们看到了很大的收入差距或者贫富差距,政府在这方面需要起建设性的作用,但是慈善事业也要起重要的作用,这真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我很高兴媒体能关注这样的事情。这次的晚宴就是讨论这样的问题,人们可以提问,也可以问我们的相关经历,其实我们不知道中国的慈善事业是怎样进行的,但是中国也有自己的慈善事业模式,我们也见证了这个。很明显,也需要不断学习,因为在过去30年财富是不断发展的,还有很多需要做。

芮成钢:你和巴菲特都呼吁世界上的富人捐出他们大部分的财富,有人说我们不需要这么高调,欧洲人说我们只要把钱捐给需要的人就行了,而不是让大街小巷的人都知道。

盖茨:在美国,我们都认为人们应该互相学习,学习怎样与家人和同事相处,学习怎样在年轻的时候解决问题,学习如何向有才能的人做出决定,我们认为开放性和对话是很好的,那些自愿捐出他们财富的人都是非常成功的。中国可能有不同的方式来处理这样的问题,如果我们之间有某种共同性的话,我们也愿意提供帮助。

芮成钢:您的基金会对中国贡献很大,现在你们关注的焦点是什么?
盖茨:当然,我们关注那些最贫穷的人,但我们也得关注其他的人,比如我们过去对乙肝携带者提供了基金援助,以及一些与肝炎、艾滋病等有关的疾病,这些都是传染性的疾病,在社会上具有广泛性。建立一个让这些人变得健康的体系是很容易的,我们也找到了一些愿意提供资助的人,实际上我们是很成功的。我们同时也在寻求与中国合作,去援助其他国家。这样的话,中国的农业模式、疫苗等可以在这些国应用,中国还可以用贷款帮助这些国家,改善他们的形势和人们的生活。

我只是一个家庭男人

芮成钢:你曾说,哈佛教会你所有的事情,除了给予和回报。当您还在组建微软的时候,有很多人谈论的是你的反垄断问题。但我们现在更多的把您与慈善联系起来,好像您现在完全从商业转向慈善,您是一直这么热衷于慈善吗?

盖茨:我特别热衷于微软的工作,我特别喜欢这种全身心的工作。直到10年前,我捐出了200亿美元,但是慈善事业在2年前才成为我关注的事业,现在我有2份工作了,这真的很精彩!人们可能对此有争议,但是你可以看看,很多人对此的反应是积极的。

芮成钢:您所做的事情不仅改变了自己,也改变了别人。我所见的比尔·盖茨和30年前很不一样,您和梅琳达一起为慈善事业做贡献。

盖茨:我自己看到孩子们用上电脑也很满足。看到他们学习、交流,利用创新生产新的疫苗,给农民培育新型的种子,它们都来源于个人电脑变革,这些都让我非常满足。我特别注重变革,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学到了穷人的困境,知道了什么是疟疾,知道了我们可以消除天花,这些实际上都是我现在所关注的。通过去这些国家,见这些人,我真的很感动,这也让我能够重新为这些事做出自己的贡献。你知道的,我也不是什么与别人不一样的人,我很勤奋,我喜欢领导人们做这些重要的事情,这些其实与在微软工作的技巧是一样的。我现在变老了,我有孩子,我理解母亲的痛苦,当时死亡的孩子比现在多。是的,我只是一个家庭男人,我的基本价值观是在我父母的影响下形成的,他们都有慈善之心。


芮成钢:当您与中国的一些商人和富人见面、就餐的时候,你会知道他们也是白手起家。30年前,他们都是穷人,甚至20年前也是这样。他们的生活中有很多戏剧性的变化。30年前中国人的生活水平比世界平均水平要低,现在大家都想补偿。

盖茨:实际上,这群人也有很多不同的种类,我不会冒昧的让他们去做什么,他们其实也创建的公司,带来就业机会,这真的非比寻常,他们有机会来改善中国社会,以及整个世界。这不仅可以通过他们创造财富来实现,也可以通过回馈社会来达成。每个成功的人都能买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但是每个人的需求都是有限度的,他们自己也能看到这样的限度。但是在谈到把自己的大部分采访给社会的时候,你同时也可以养活你的家庭,满足你的需求,甚至获得一些乐趣。但是如果你很明智的话,你会用这笔财富去赢得巨大影响,你有很多选择,但是你要选择一种合适的方法。

芮成钢:什么能够带来满足?

盖茨: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复杂的感情,我有孩子,这让我很快乐。但我遇到一个问题的时候,如果我能出力解决它,我会觉得非常好。我非常幸运拥有眼前:我有像巴菲特一样的朋友,我们能够互相学习,开玩笑。当我来到中国,看到这么巨大的发展,我对这里的进步感觉非常棒!这里又很多的创新。与200年前相比,世界进步多了。我对自己的出身、教育合年代感到很幸运。

对话巴菲特、盖茨 (国贸三期)

对话比尔盖茨 (拉菲特酒庄内)

对话查理芒格 (中国大饭店)


再访巴菲特与盖茨(2)
(2010-09-30 22:09:04)
9月29日晚8:30专访沃伦巴菲特
地点:拉菲堡酒庄

拥有多少钱并不会改变我的生活

芮成钢:沃伦先生,很荣幸今天能够请到你来参加我们的节目。查理芒格今天告诉我,他并不是很赞成你和盖茨这样的非常高调的慈善活动,他说他会直接把钱捐给需要的人,并不会组织一个像这样的活动或者晚会,你对你的老朋友有什么想说的吗?
巴菲特:我会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做法。我们做的只是为感兴趣的人们进行解释,在美国我们就是这么做的。我们在美国的时候,我们可能联系了80个人,其中只有40个人对此感兴趣。我们很高兴有40人对此感兴趣,我们也不会因为其他不感兴趣的40人而生气。

芮成钢:你赚了很多的钱,现在你又把这些钱还给社会,为什么要一开始就努力赚钱呢?
巴菲特:我很享受我所从事的工作,我并不是为了赚钱而工作。我想要赚钱,那是因为这是我为成千的投资者所做的工作,我希望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有一个很优秀的记录。我为我今天从事的工作感到高兴,我在25岁的时候会为此感到高兴,现在我依然为此感到高兴。如果我现在回到25或者30岁,我当然会更加高兴,但是我现在已经感到很高兴了。我到底拥有多少钱并不会改变我的生活,所以我认为,现在应该是捐赠一些东西的时候了。并不是要捐赠我现在必需的财产,而是捐赠出那些我现在并不需要的财产。我四年以前就做出了这个决定,决定了我如何捐赠这些财产。
芮成钢:有不少你接触的中国人,他们在20年前刚刚开始的时候非常的艰苦,过着十分贫穷的生活,甚至是10年之前,有些人认为现在出现了一个过度补偿的效应,他们想要享受美好的生活.

巴菲特:我完全支持
芮成钢:有的时候,他们确实相信,财富金钱等于快乐。
巴菲特:不。不。不。爱等于快乐。如果有许多的人爱你,那么你就是一个快乐的人。健康也是其中的一个因素,但是那只是运气,我在健康方面只是运气很好。如果你让我在200亿美元与爱我的20个人之间做出一个选择,我会选择爱我的那20个人。

绝不会减持BYD

芮成钢:你很少在美国之外进行投资,但是这次你却在美国之外进行了投资,你在他的公司见到了什么?
巴菲特:我看到了一家在世界上都可以说是一流的公司,如果你看一下他们从1995年的记录,从30万美元开始,或者是短短的七年之前,公司开始进入汽车市场,这家公司都取得了历史上没有人取得过的成绩,他完成的事情我从来没有见过,无论是在汽车行业,还是从我一生的经历来说,他是一个很神奇的人。我一直没有发现这家公司,我希望我可以早一些看到这家公司。

芮成钢:你是乘坐比亚迪的车出现的,查理芒格甚至戴了一条比亚迪的领带,你们对于你们投资的公司和产品表现出来的支持显得非常的开放。
巴菲特:我认为这是一家非常棒的公司,非常棒。我认为这家公司在未来应该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当然没有人能确保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是他们在非常严肃的从事着一件对这个星球很有意义的事情,当谈到电力汽车,太阳能等等,这样的话题会影响成千上万的人们,也许会上亿。这是一家非常重要的公司。
芮成钢:我了解了,你目前还没有要卖掉你持有的部分比亚迪股票?
巴菲特:不会,不会,这个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不会。我不敢保证我不会买进,但是我可以保证我不会卖掉这些股票,我会一直持有这些股票很多年,也许会一直持有它们到我离开人世。

我希望伯克希尔公司成为一个教学项目

芮成钢:你对你自己的孩子们说过什么?你给他们留了足够的钱,保证他们有个美好的生活吗?
巴菲特:当然。他们有足够的钱来过好自己的生活,如果我在他们之间平分我的财产,那将是很夸张的。我的每一个孩子都会过得很好,他们非常的感激,他们知道他们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非常的幸运,他们在教育和健康需求方面等等都被照顾的很好,但是他们并不会只是因为是我的孩子就变得异常的富有。

芮成钢:你已经80岁了,你有没有认真考虑过,谁会成为你的继承者?
巴菲特:你所说的继承者就算是选出来了,也许也会因为一件事情而发生改变。当我和我的董事见面的时候,这是我们会议的一个主要的议题。现在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内至少有三名候选人,他们中的每一个都会成为一个很出色的执行总裁,他们也都有着我所不具备的一些优点,如果我今晚不幸离开人世,第二天早晨,董事会知道要选择谁来接任。如果我在五年以后离开人世,也许这个选择会发生一些改变。在公司管理层,我们至少有三名,其实还有更多,比较活跃的人。这三人中的每一个人都会受到董事会的欢迎,来接替我的职务。
芮成钢:谈到你的遗产,无论是给你的孩子们,或者是你孩子的孩子们,你认为留给他们最大的遗产是什么?
巴菲特:我喜欢成为一个老师。在下一个学年,在奥马哈有48所学校,包括大学、学院等等希望我可以去。我喜欢教学,我把整个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看做一个教学机构,我和我的伙伴查理芒格对应该怎样进行生意运作等等有着自己一定的理念,而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就是一个展示项目,我们希望它会成为一个教学项目。

我并不追求完美,我还会继续犯错

芮成钢:在中国,有许多的人为了与你共进午餐,愿意出几百万美金,从他们的角度来说,他们与你共进午餐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学习赚钱的秘籍,是这样吗?
巴菲特:很有意思,这样的午餐已经开始有大概10年了,人们来的时候也经常会带上他们的家人,我们一般会在一起聊天大约三个半小时,其实他们想聊多长时间都可以。有一些谈话是与投资有关的,但是也有许多的谈话时关于生活,家庭以及其他的一些问题,他们想聊什么都可以。到目前为止,人们在午餐之后都感到很满意。晚餐谈话的内容并不仅仅是局限在怎样进行股票投资或者一些相关的事情上。与我共度午餐的很大一部分人都已经是成功人士了,否则他们也不可能负担得起这次晚餐。
芮成钢:在投资上,你只有一条建议,那就是长期投资,要放长线,钓大鱼,具体怎么做?
巴菲特:寻找一个有着诚信合理管理的优秀企业,寻找一个你了解的,并且确信在今后的5年,10年,20年都会有良好表现的企业,然后,并不要太在意股票市场,在合理的价格买进他的股票,你并不希望去买一个过分受欢迎,大家都在争抢的股票,在一个合理的价格买进,然后就不要关心价格了,就像买进一个农场,你买进农场是因为农场会生产东西,你并不会每天或者每周都去关心农场的进展,你在农场的生产基础上,做出一个合理的判断,来发现农场的产出,比如庄稼。这就是我对待生意的方法,股票只是缩小的生意。
芮成钢:在每一个投资者的历史上,都有着起起伏伏,你认为现在是你投资事业的低谷吗?回顾过去的十年,你是否有现在会做不同处理的事情?
巴菲特:我犯过各种错误,我还会继续的犯错误,这是我可以向你保证的。如果你每天、每周都会进行决策,你肯定会犯错误,你不能让这些错误去伤害你的财政状况,不能冒这个风险。这并不会让我为难,我并不追求完美,我会犯错误,没有人是完美的。我认为,明天总会是最美好的。

9月29日下午3:30专访查理芒格
地点:中国大饭店

我不会让比亚迪的股票受到任何影响

芮成钢:比亚迪最初吸引你的是什么?现在中国都在谈论新能源,比如电动汽车。但是在中国,我们也担心在新能源出现泡沫。
芒格:当然,我们当然担心存在泡沫。中国人民历史上就很好冒险。所以中国政府要一直理智和富于决断力。我认为,泡沫对中国绝不是好事。我认为,产生泡沫的可能性很大。中国的股市存在猛涨猛跌的情况,当然,每个国家的股市都是这样。但是我不会根据猛涨猛跌的行市决定是否投资,我一直跟踪的是长期表现。在比亚迪的投资上就是如此。
芮成钢:在投资比亚迪的事情上,巴菲特先生和你是否很容易就达成共识了?
芒格:对我来说,这不难。我一般做决定时不会犹犹豫豫,在这样一个不同寻常的地方,有我们这样不同寻常的人物,我们创造了很多商业奇迹,我一般不会跟着涨涨跌跌的形式走,我会根据审计的记录做决定。

芮成钢:那么,现在是否是时候出售部分比亚迪股票呢?
芒格:这不是我们的风格。我是芒格家族的一员,我不会让比亚迪的股票受到任何影响。

芮成钢:到底是什么让你们对比亚迪着魔?王传福自己没有发行股票,他自己就是股东,这有点儒家的味道。
芒格:他没有公开募股,而是把股票分给自己的员工,这是儒家的文化。亚洲国家的公司内部有裙带关系,但是比亚迪公司就没有王传福的裙带关系。他工作起来真的很努力,他希望员工通过技能和奉献得到提升。对投资者来说,这样的体系更好,公司的管理也比家族企业的管理更好,它们(译者注:比亚迪与家族企业)有巨大的差异。
我希望自己不被人所知
芮成钢:你和巴菲特先生已经是近半个世纪的搭档了,但是巴菲特先生总是占据头版头条,而你永远都是幕后英雄。这是你们合作的一种策略,还是你的个人性格使然?
芒格:事情就是这样,我很享受这种感觉。我并不像比现在更有名。我希望自己不被人所知。
芮成钢:有人说,在您与巴菲特的合作中,您才是真正的驱动器。
芒格:我不这么认为,巴菲特才是驱动器。我只是第二号人物。他比我重要的多。我觉得这样挺舒服的。
芮成钢:在过去几年中,您在公司里的角色是什么?
芒格:我一直在起很关键的作用,即使最伟大的人物也需要副手,我一直都很重要。我们有很多共同点,也取得了很多成就。其实我没有那么知名,也没什么好遗憾的,我更愿意自己低调一点。

芮成钢:是什么让您选择巴菲特为合伙人?您看着他的什么品质?
芒格:能力和忠诚,二者的良好结合,而且他本人也很有趣。

富有的生活就是良好的家庭生活
芮成钢:在慈善事业上,世界存在不同的风格。有欧洲风格,也有美国风格。欧洲风格是,越低调越好。
芒格:欧洲的风格是,越低调越好。但是欧洲慈善并不完美。意大利模式、法国模式、甚至是德国模式都没有那么好。荷兰的慈善模式稍微好一些,这跟历史有关。欧洲整体的慈善事业规模不大,甚至在英国也是如此。美国的慈善事业规模较大,荷兰也是。亚洲也不行,他们正在学习。
芮成钢:你已经来中国一段时间了,你对中国富人的大概印象是怎么样的?他们跟其他国家的富豪有什么不同?
芒格:我确实遇到一些的富人,而且为数不少。但世界上一半以上的富豪都会犯错误,我想任何国家的富豪都会出现欺诈行为,他们的竞争力是被利益驱使的,野心勃勃的,好冒险,好赌博,纯粹就是在利益的驱使下。我并不是因为他们富有才钦佩他们。在过去几天,我也见到其他的中国富人,他们也是很好的人,为国家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芮成钢 :在您眼里,什么样的生活才是富有的生活?
芒格:富有的生活就是良好的家庭生活,这也是儒家的理想境界。活到老,学到老,发挥道德模范的作用,不仅有智慧,还要用你的智慧使世界、家庭、朋友变的更好,这其实是很简单的原则。我认为大多数中国人都是有这样的原则的,但是在美国和中国都有这样的趋势:有些人对冒险过于沉迷,甚至有的还是明知故犯。

芮成钢:什么样的生活才是让你羡慕的生活?
芒格:是一些很有魅力的人——能够与很多人融洽工作。关于每天不断地学习和尝试,就像托马斯·爱迪生那样,不断尝试,不断检测,不断把有效的东西融入社会,测试、测试、测试。这种生活非比寻常,很让人羡慕。这就说我理想中的让人羡慕的生活。而我极端反对沉迷于通过赌博获利,这样的现象在美国和中国都很多,政府应该制止这样的行为。中国政府会制定一些法规制止这些行为,但是美国对比比较放任。
什么是幸福?怎样才能幸福?
成功的人注定不幸福
工作后比较的幸福
人的一生最后悔什么
人民币升值大赢家是LV 不是美国出口
蔡康永微博看到的的话
林采宜:所有权有时是个童话
外滩对于我们的意义
未来趋势预测师-莉·艾德尔库特:潮流占卜师
将要被淘汰的八种人
揭开名牌的真面目
朱儁夫的现代与传统
亚当的诅咒
“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曾经有些可笑”
有一种狂欢生物,被命名为科学青年
对比实验显示:结伴运动减肥效果更佳
什么是寂寞症候群
PHD是什么意思
时尚衣衫裹着一颗温暖的心
我喜欢探究男女之情
中国有暴发户无贵族
香港人如何比较两地精英
从“海派清口”看海派文化认同
如何成为贵族
听说了一个更orz的笑话
Dongguri深度的简单
低调时尚从宝庆路淮海路常熟路地带出发
经济越繁荣裙子就越短时尚视线1 时尚视线2

本栏目主要介绍时尚视线方面,包括最新的生活时尚,时尚观点,时尚视线,时尚视角,时尚论坛,生活方式,芮成钢再访巴菲特与盖茨等。特别关注有关人与文化的价值方面的研究。

时尚文化频道首页 时尚视线页首